第605章 追查责任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6-15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到阮洪波的回答之后也是一愣。

本來柳擎宇以往阮洪波可能被人给关起來了,而阮洪波应该对此事知道一二的,但是却沒有想到,阮洪波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柳擎宇立刻沉声说道:“阮洪波同志,你给我仔细讲一讲你昨天晚上接到电话前后的事情。”

阮洪波说道:“好的,柳书记,是这样的,昨天晚上10点左右,我正准备回家睡觉呢,突然接到镇长赵青柱给我打來的电话,他告诉我他那边有紧急公务要我配合,要我过去一趟,我一听不敢怠慢,立刻赶了过去。

不敢等我到了之后才得知原來并不是什么紧急公务,而是镇长那边打麻将三缺一,要我过去凑手,到了那个时候,我虽然不想打,但是镇长和其他两个副镇长好说歹说的,我也不能走,便陪着他们玩了起來,期间赵镇长说为了让大家玩的开心尽兴一些,要大家把手机都关掉,我无奈只能把手机也给关掉了,我沒有想到的是,就这么一晚上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sè当时便沉了下來,从阮洪波这番话之中,他已经可以清晰的判断出來,这个镇长赵青柱肯定是有问題的,毕竟,他找阮洪波打麻将的时间选得也太巧合了一些,而且让阮洪波关机这件事情也是一个十分令人怀疑的举动。

想到此处,柳擎宇向阮洪波说道:“阮洪波同志,你立刻向派出所的同志们了解一下,吴家子弟到底是谁签字或者口头让放走的,把这个人在第一时间控制起來。”

阮洪波连忙点头:“好的,柳书记,我马上去调查。”

挂断电话之后,已经是凌晨5点半多了,柳擎宇沒有丝毫的睡意,他干脆也就不再躺着了,直接起身洗漱一下前往县委大院。

柳擎宇到达县委大院的时候,县委大院的门口大门紧闭,整个大院内空空荡荡的,沒有一个人,柳擎宇來到值班室叫醒了看门的老头,让老头把门给他打开。

看门老头看到柳擎宇这么早就过來了十分吃惊,心中有些心疼的说道:“柳书记,你昨天晚上那么晚才离开,怎么不多休息一下啊,总是这样你的身体会扛不住的。”

柳擎宇听得出看门大爷对自己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心疼,而不是在溜须拍马,他笑着说道:“大爷,我今天有点睡不着,所以干脆就过來看看,今天有一个早会,过一会会有一些单位的人要过來,今天恐怕要打扰您休息了。”

看门老头笑道:“沒事沒事,我人老了,觉少,我早就睡醒了。”

聊了两句之后,柳擎宇迈步向楼上走去,看门老头看着柳擎宇离去的背影使劲的点点头:“真是一个干劲十足的年轻人啊,像柳书记这样的干部真的不多啊。”

半个小时之后,柳擎宇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

这次,打來电话的是阮洪波,阮洪波声音中带着几许焦虑,几许愤怒说道:“柳书记,我先向您请罪了。”

柳擎宇沉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阮洪波说道:“柳书记,整个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昨天晚上,市局突然派來一辆车把吴家父子给接走了,同时带走的还有所有的案件卷宗,后來,市局把人提走之后,交给了县局,县局在进行了审讯之后确认吴家父子无罪,不过当我向县局询问我之前的那些卷宗和证据的时候,县局却说他们并沒有看到什么证据,而市局却强调说把证据和卷宗全都交给县局了,现在两家单位扯皮起來了,但是不管他们怎么扯皮,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了,那就是吴家父子的所有证据资料全都在这一系列转移过程中消失了,柳书记,我沒有保护好您交给的那些证据材料。”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sè当时便yīn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里面,竟然有市局参与进來,如此一來,这事情可就有些复杂了,如果仅仅是县局cāo作了此事,这件事情还在他的掌控之内,他还是有很多办法來彻查此事的,但是一旦牵扯到市局,他就有些力有不殆了,毕竟市局是根本不可能会卖给他面子的,尤其是在某些人的故意cāo控之下。

想到此处,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好的,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们镇里谁负责此事的接洽你搞清楚了吗。”

阮洪波说道:“已经搞清楚了,是派出所的副所长李立群,他是排名第二的副局长,平时和我不怎么对付,这次把人交给市局就是他直接跟负责看管的人说的,不过却并沒有留下任何的文字xìng资料。”

柳擎宇点点头:“好,你打一份报告上來,让相关责任人全都在报告上签字,把整个事情的详细经过给我写出來,要确定对付的接洽人员的xìng命、接洽时间等等细节,如果对方不写的话,你告诉他,会在报告上提及他私自释放犯罪嫌疑人。”

阮洪波听到柳擎宇居然给他出了一个主意,立刻明白柳擎宇的意思了,柳擎宇这样做恐怕是要玩一把大的啊,这样做虽然有些风险,但是他也知道,现在是自己向柳擎宇表明决心靠拢主意的最佳机会。

挂断阮洪波的电话之后,康建雄的电话也打了进來,他苦涩的说道:“柳书记,事情我这边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有关吴家父子无罪释放的决策是市局下派的调查人员与我们县局的副局长娄云飞一起做出的,他们在经过联合调查之后,确认吴家父子沒有任何问題,反而是吴东镇的代理所长阮洪波所负责的案子存在着诸多疑点,很多地方涉嫌证据不清等问題,娄云飞同志向我建议要免去阮洪波同志代理局长的职务,挑拨李立群同志担任吴东镇派出所所长。”

柳擎宇听完之后淡淡的说道:“好,我知道了,你让娄云飞同志带上所有的卷宗原件到县委來开会,现在距离开会时间还有30分钟左右,我相信你们应该不会迟到吧。”

“不会不会,我们马上就出发了。”康建雄连忙说道。

随后,柳擎宇又给县政法委书记朱明强打了个电话,让他过來开会。

半个小时之后,在县委会议室内。

柳擎宇、朱明强、康建雄等人围坐在圆桌上,柳擎宇主持了这次小范围的会议。

会议开始,柳擎宇直接看向娄云飞说道:“娄云飞同志,请你把你和市局同志们所审理的有关吴家父子案件的卷宗给我拿过來,我要亲自过目。”

娄云飞早有准备,连忙把资料拿了过來,放在柳擎宇的面前。

柳擎宇拿过卷宗,在众人的注视下,不慌不忙仔细的看了起來。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

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议室内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着柳擎宇,因为大家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看得是那么仔细。

过了25分钟之后,柳擎宇这才抬起头來,看向娄云飞说道:“娄云飞同志,这就是你和市局的同志一起审理的案件吗。”

娄云飞点点头:“是的。”

柳擎宇问道:“市局负责这件事情的是哪位同志。”

娄云飞顿时犹豫起來,他不想说。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怎么,难道你是在说谎不成吗,娄云飞同志,我很纳闷啊,既然你刚才说这个案子是由你和市局的同志來负责的这个案子,那为什么这个卷宗上只有你的签字却沒有市局的那位同志签字呢,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说谎呢。”

娄云飞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连忙说道:“沒有沒有,柳书记,您误会了,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和市局治安大队的大队长马会仁一起审理的,他之所以沒有在上面签字是因为在审理完案件之后他因为有急事离开了,所以來不及签字,所以就我一个人先在上面签字了。”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你确定你所说的话是真的吗。”

娄云飞连忙点头。

柳擎宇道:“那好,你当场给马会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娄云飞无奈,只能立刻拨通了马会仁的电话:“马队长,有关吴怀仁那个案子的卷宗签字你啥时候签啊。”

马会仁笑着说道:“老娄啊,那个案子你直接签字就得了,我就不用签了,我这边太忙了,顾不过來啊。”

这时,柳擎宇冲着娄云飞招了招手,示意他把电话交给自己,娄云飞连忙说道:“马队长,你等一下啊,柳书记要和你说话。”

柳擎宇接过电话,沉声说道:“马大队,既然这件案子是由你和娄云飞一起办理的,我想你还是应该签字的为好,万一要是出现什么责任的话,你也是需要负责的。”

马会仁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立刻说道:“柳书记啊,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确是跟进了一下这个案子,但是具体负责审理的还是由娄副局长來负责的,我签字就完全沒有必要了,我只是负责监督一下而已,我这边还很忙,先挂了啊。”

说完,马会仁直接挂断了电话。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