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我吴怀仁又回来了!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6-14    作者:梦入洪荒

魏宏林听到黄立海的电话之后,顿时便郁闷了。

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他可是清楚的,柳擎宇那边刚刚把吴家父子给抓了起來,恐怕要进一步深挖,现在老领导竟然要自己再想办法把他们给放了,这不是要自己公然和柳擎宇作对吗。

柳擎宇的强势他现在已经有所体会,一般情况下,他真的不愿意和柳擎宇正面对抗了,多次对抗的实事已经证明,柳擎宇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对于权力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了,自己和他正面对抗未必占得了什么便宜。

魏宏林有些为难的说道:“老领导,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办啊,柳擎宇并沒有把这件事情交给县公安局去办,而是交给了吴东镇派出所去办,县局那边康建雄不敢轻易插手,否则极其容易被柳擎宇抓住把柄,要想放人,恐怕十分困难啊。”

黄立海冷冷的说道:“这才多大一点事情,魏宏林啊,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种瞻前顾后的人,在官场上,瞻前顾后可是要不得的,可不能三心二意啊,公安局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让市局介入,先将人从镇派出所那里给提出來,然后再转交给县局,到时候你看着办吧。”

说完,黄立海直接挂断了电话。

魏宏林一听,顿时无语了,他已经听出來了,自己的犹豫让老领导十分不满,刚才前面那句三心二意明显是在拿话点自己呢,此时此刻,他也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否则的话,老领导一旦发火他是无法承受的,对于黄立海这个老领导他是太了解了,一旦他真的对你产生意见了,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尤其是在他要是认定你背叛他的情况下,绝对会把人往死里整的。

尤其是想到庄海东部长明天就要到七里河村去调研了,这说明这件事情庄部长十分重视,如果自己要是能够把这件事情给办好的话,也许能够给庄部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这对于自己的仕途之路來说是十分有利的。

想到此处,魏宏林干脆把心一横,最终决定真正参与此事。

翌rì,凌晨2点半左右,一辆汽车带着吴登生、吴怀仁、吴怀水三人返回了七里河村。

三人下车之后,汽车便离开了。

凌晨3点半左右,吴怀仁、吴登生、吴怀水三人聚集在吴怀仁的家中。

吴怀水双眼中充满了愤怒的说道:“大伯,大哥,我听说我们被带到镇派出所之后,咱们村很多村民在柳擎宇的组织下,开始对我们的疯狂举报,这才有了要处理我们的决定,并移交给司法机关走上了司法程序,我认为,我们村的那些上访户们是我们这一次劫难最大的推手,我们很有必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了。”

吴怀仁并沒有说话,而是看向了老爸吴登生,吴登生是老支书了,主意比较多。

吴登生脸sèyīn沉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怀水的话很有道理,这一次这帮家伙明显是落井下石啊,现在既然我们已经出來了,说明老庄已经出手了,老庄出手,整个南华市谁能抵挡得住,既然如此,我们真的很有必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草民了,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吴家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说完,三人便开始密谋起來。

凌晨3点半左右,七里河村的大喇叭突然响了起來,几乎把全村的人全都给惊醒了:“七里河村的老少爷们们,我吴怀仁又回來了,谁吃了我的给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给我送回來,谁要是诬陷了我们吴家父子,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痛苦。”

随着大喇叭广播的声音结束,七里河村,有不少村民家的大门被人踹开,一群黑衣蒙面的人冲了进去,被毒打一顿,还有的人家玻璃被砸坏,一时之间,整个七里河村惨叫声、惊叫声、愤怒的呼喊声响成一片。

此时此刻,七里河村二层小楼的楼顶上,吴登生、吴怀仁、吴怀水三人站在楼顶上,望着村里不断闪烁着的灯光、惨叫声,三天同时哈哈大笑起來,他们吴家父子就是这七里河村的土霸王,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都不管用,在七里河村,得罪了他们吴家父子,谁也别想有好rì子过。

上访,有用吗,沒有用。

就算是县委书记柳擎宇亲自过來又如何,他们不是照样被放出來了吗。

县委书记在省委常委面前屁也不是。

柳擎宇这次绝对是要丢人现眼了。

三人越谈越是开心,干脆就在楼顶之上架起了烧烤摊,一边烤羊肉,一边喝着啤酒,那叫一个舒心惬意,得意忘形。

而此时此刻,柳擎宇已经睡下了,他是凌晨1点钟才睡着的,虽然出來只有一天多的时间,但是公务还是堆积了一些,柳擎宇回來之后第一时间就先把这些公务文件给处理了,处理好了之后,这才带着十分的倦意上床睡觉。

柳擎宇今天晚上直接睡在了单位,并沒有回去。

然而,到了凌晨4点左右,柳擎宇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柳书记,我被吴家父子派人给打伤了,柳书记,你怎么把吴登生、吴怀仁、吴怀水这些人给放出來了啊,你这不是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吗。”

随着这个电话的打入,在接下來的整整1个多小时内,柳擎宇的手机就再也沒有闲过,一个电话接完之后,另外一个电话就打了进來。

打电话的都是七里河村的村民打來的,村民们打电话的目的主要有三个,第一个就是告诉柳擎宇他们被吴家父子派人给打了,这是打击报复;第二个是告诉柳擎宇,吴家父子被放出了,而且还在大喇叭里十分嚣张的宣布他们又回來了,颇有几分胡汉三的作风,第三个则是对柳擎宇充满了质疑,质问他为什么要放吴家父子出來,是不是在忽悠老百姓们。

柳擎宇听完这些情况的反馈之后,终于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柳擎宇第一的反应就是问題是不是出在吴东镇派出所所长阮洪波那边,要知道,根据阮洪波向他汇报,阮洪波那边的审讯工作已经结束了,对方已经全盘招认了相关的犯罪事实,并且准备明天向司法机关进行移交案件。

按理说,这个时候,吴家父子这个铁案根本不可能翻案的,阮洪波也 已经表达这个意思了,但是现在这吴家父子竟然被放出來了,那么问題出在阮洪波那边的可能xìng比较大一些,不排除阮洪波在忽悠自己。

然而,柳擎宇沒有想到的是,阮洪波的电话他打了半天,电话里一遍接着一遍的传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语,柳擎宇彻底郁闷了。

这个阮洪波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关机,难道他在这件事情里的确扮演了一些不光彩的角sè吗,难道他想要忽悠自己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难道就不怕自己以后给他穿小鞋吗。

想到此处,柳擎宇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柳擎宇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应该不会差的,这个阮洪波当时在现场的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他有意向自己靠拢,既然如此,他是不可能会再做出让自己难堪的事情來的,而且这件事情阮洪波已经敲定好了,他也不可能会推翻自己办的案子,那么顺着这个逻辑推断下去,很有可能是有外力插入进來了,而且这种外力强大到了阮洪波无法抵抗的程度。

但是问題又出來了,阮洪波现在到底在哪里呢,他的手机为什么显示关机呢。

柳擎宇随后又把电话打到了阮洪波的办公室,沒有人接通,随后,柳擎宇直接打到阮洪波的家里,阮洪波的老婆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之后,立刻带着哭腔说道:“柳书记,我们家洪波到现在还沒有回來呢,我也正在找他呢,但是却一直找不到。”

柳擎宇听到这里,顿时心里一沉,他基本上已经断定肯定是有外力介入此事了,他立刻问道:“阮洪波同志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什么要离开。”

阮洪波的老婆孙玉梅说道:“他是昨天晚上10点多接到一个电话之后这才离开的,我问他是谁的电话,他说是上级领导的电话,让他到派出所去一趟,他这一走就再也沒有回來,我去派出所去找了2趟了,他根本就沒有在派出所里,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柳擎宇安慰了孙玉梅几句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他的眉头立刻紧紧的皱了起來,他此刻已经意识到,阮洪波的突然失踪绝对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肯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针对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自己,当然了,还包括吴家父子的案件。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拨通了镇委书记罗天磊的电话:“罗天磊同志,昨天晚上是不是你让阮洪波同志到镇派出所去的。”

罗天磊一愣,随即说道:“沒有,柳书记,我绝对沒有通知他做这件事情,阮洪波同志到派出所做什么。”

柳擎宇顿时眉头一皱,从罗天磊的话中,他可以听得出來,罗天磊应该沒有撒谎,那么到底这个电话是谁打的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