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果断出击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6-11    作者:梦入洪荒

“当当当。”三声强劲而又有力的枪声突然震动全场。

两名向柳擎宇靠得比较近的流氓地痞的大腿全都同时中枪,三人同时惨叫一声身体一歪倒在地面上,鲜血瞬间便流淌出來。

所有人全都震惊了。

谁也沒有想到,这个时候阮洪波竟然开枪了。

枪声一响,这些流氓地痞可害怕了,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三个同伙已经同时中枪倒在地上,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虽然打柳擎宇一下就有钱拿,但是如果被阮洪波的手枪给打中了,到时候可是有命拿钱,沒命花钱啊。

这时,阮洪波再次冲着天空开了两枪,随即大声喊道:“谁要是再敢向前一步,我下一枪打得可不是大腿,而是心脏和脑袋了,我告诉你们,现在现在公认聚众闹事,意图围攻县委书记,这已经涉嫌犯罪了,身为人民jǐng察,我们有权阻止你们的犯罪行径,谁要是再敢上前意图不轨,别怪我阮洪波的手枪不长眼了。”

说话之间,阮洪波霸气侧漏,气势逼人,震得那些流氓地痞全都缩了缩脖子。

有心的流氓地痞仔细看了一眼那三名同伴中枪的部位,全都纷纷向后退去,要知道,阮洪波这三枪可全都打在三人的大腿上,沒有打中骨头,也沒有打中动脉,子弹直接打进了肉里,这样一來,就不会对这些人造成致命xìng*伤害。

从这三枪的时间间隔和准度來看,阮洪波说下一枪要是打脑门的话,恐怕绝对不会打偏的。

流氓地痞最为势力,遇强他们就弱,遇弱他们就强。

现在的阮洪波如此强势,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就算是吴怀水在旁边大声的鼓动,这些人也只是站在那里作势向前,实际上,沒有在再敢向前进逼半步。

柳擎宇满脸自然注意到了刚才阮洪波开枪时候的动作和准度,从他的这套姿势和最终的shè击jīng度來看,阮洪波是一个经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枪法还是相当不错的,而刚才阮洪波当机立断,直接开枪,避免了事态向着不可预知的矛盾激化的方向发展,这充分说明阮洪波还是一个比较有担当做事果决之人,刚才的一系列表现让柳擎宇对阮洪波多了几分好感。

身为人民jǐng察,必须要有担当,敢于面对任何严峻困难的形势,敢于做出对人民群众最为有利的决定。

流氓地痞们不往前走了,吴怀水又不想撤,柳擎宇这边有阮洪波带着的jǐng察和村民们的保护,双方暂时力量对比比较均衡,谁也奈何不了谁。

此时此刻,远处,二层小楼上,吴怀仁看着现场的形势眉头紧紧的锁着,一时之间,他暂时也沒有了主意,刚才那5声枪响打破了他内心深处最引以为傲的东西,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有靠山就可以在这里呼风唤雨,但是阮洪波的强势表现让他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过于一厢情愿了。

如果遇到不卖自己面子的人,自己还真的沒有办法啊。

思考了一会,吴怀仁意识到,现在既然无法狠狠的收缩柳擎宇,如果再让这些流氓地痞们留在现场,万一要是被抓住了,那绝对是大麻烦,所以,他立刻拨通了吴怀水的电话,大声急促的说道:“老二,快点让那些人离开现场,跑的越远越好。”

吴怀水听到大哥的指示,当时就有些犯难了,他知道,如果这些人跑了,柳擎宇最终肯定会找到自己的头上,但是如果这些人不跑,柳擎宇又震慑不了了,他的头一下子就大了。

就在他这么一犹豫的时候,四面八方jǐng笛声突然大作。

吴怀水和那些流氓地痞们四下一张望,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他们所在的这条路两端已经全都被声势浩大十几辆jǐng车给堵住了,随着jǐng笛鸣响,车上的jǐng察们纷纷下车,手中拔枪快速冲了过來。

其中一辆jǐng车上,身为县公安局局长的康建雄通过车载扩音器大声的说道:“大家都注意了,都注意了,立刻全部放下武器,双手举在头上,双手举在头上,谁敢反抗,出了事情后宫自负,后果自负。”

此时此刻,那些流氓地痞们一看这么多荷枪实弹的jǐng察突然赶到现场,而现场这条小路这么狭窄,想要逃跑势比登天还难,这些人都是混江湖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见势不妙,直接把手中的工具往地上一丢,十分麻利的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姿势那叫一个标准。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也看向身后的村民说道:“大家也把工具丢暂时放在地上吧,其他动作就不必做了。”

众位村民们此刻对柳擎宇充满了钦佩。

就在刚才那段时间里,整个现场风云变幻,危机四伏,然而,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就那样犹如一颗苍松翠柏一般傲然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哪怕是当时一把铁锨几乎都快要拍在他的头上了,他都沒有眨一下眼,要不是那个黑大个,这铁锨肯定是要打上了。

而现在,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显然在形势上处于上风了,却沒有忘记大家,让大家不必向对面那些人那样十分屈辱的蹲在地上,仅仅是这么一小点的细节,老百姓们却能敏感的感受到柳擎宇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的为人。

看到现场已经处于控制状态,大批的jǐng力快速进入,把那些流氓地痞们全都给控制起來。

这时,康建雄也下了汽车,迈步快步走向柳擎宇。

到了柳擎宇近前,他满脸尴尬和愧疚的说道:“柳书记,对不起,让您受惊了,七里河村出现这样的事情,是我的工作沒有做好。”

此时此刻的康建雄对柳擎宇可是忌惮得不行,他现在真的不敢让柳擎宇再抓住任何的把柄了,他非常清楚,如果再被柳擎宇抓住一次把柄,自己绝对危险了,所以,这一次他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之后,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效率赶到了现场。

看到柳擎宇现在安然无恙,康建雄终于放下心來。

柳擎宇和康建雄握了握手说道:“嗯,康建雄同志,你这次的行动效率还是很高的,如果能够在任何事情上都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你未必不可以坐一坐啊。”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康建雄心头就是一震。

说实在的,身为公安局局长,他又何尝沒有想过坐在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啊。

虽然局长的实权要大一些,但是别忘了,政法委书记那可是县委常委,上升空间绝对比自己这个局长要大得多,只不过他自己沒有什么门路罢了,所以,他内心深处潜藏的yù*望一直沒有敢表现出來,他担心现任政法委书记知道了会对自己不利。

此刻,柳擎宇虽然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将他内心深处最为深沉的晋升yù*望直接唤醒了。

这个时候,吴怀水见势不妙,转身就想要溜走。

柳擎宇用手一指吴怀水说道:“那位同志,你得留一下啊,今天你可是现场的总指挥啊,你走了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柳擎宇这样一说,康建雄本來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现在只能立刻派手下把吴怀水给拦了下來。

吴怀水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走到柳擎宇面前讪讪道:“原來您真是柳书记啊,真是对不起啊,我沒有见过您,我认为县委书记不可能这么年轻的,我听下面人的汇报还以为您是八里河村过來打探水源的jiān细呢,柳书记,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我这个小老百姓计较啊。”

说话之间,吴怀水把自己身上的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

柳擎宇淡淡一笑:“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先不用着急解释,这件事情我是肯定要调查追究的。”

康建雄立刻说道:“柳书记,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县公安局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柳擎宇却摇摇头说道:“康建雄同志啊,你们县局的同志们远道而來比较辛苦了,调查这件事情的工作就不用你们來负责了,刚才过來的这位吴东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阮洪波同志我看很有担当,赶來的也比较及时,而且他是吴东镇的人,这件事情又发生在吴东镇,就由他來全权负责吧,不过我看镇派出所jǐng力有限,你留下五六个人左右协助他一下,直到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离开,你看怎么样。”

康建雄有些惊讶的看了阮洪波一眼,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交给这个副所长去办,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好的,沒问題,我立刻按照柳书记的意见办。”

说道这里,他回头吩咐了一番,留下了6个人,然后对阮洪波说道:“阮洪波同志,柳书记被围殴之事就交给你來调查了,希望你一定要公平公正的调查此事。”

阮洪波此刻也有些呆住了,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从县局局长的手中拿了过來交给自己去办,不过他也知道,这绝对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好的,柳书记,我会尽百分百的努力來查好这个案子。”

此时此刻,在不远处的二层小楼上,吴怀仁的脸sè异常yīn沉。

他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种阶段,吴怀水竟然要被jǐng察给带走了,绝对不能让吴怀水被带走,否则的话自己恐怕也要有麻烦了,想到此处,他立刻下楼向着柳擎宇他们这边走了过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