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肮脏心思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6-07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虽然坐在隔断内喝酒,但是听到刘海生的声音,柳擎宇的大脑中立刻条件反shè一般浮现出一个人,,吴东镇派出所所长。

柳擎宇虽然沒有见过刘海生的面,但是由于上一次在电视直播之前,为了证明康建雄的谎言,柳擎宇曾经给刘海生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和刘海生聊了几句,而柳擎宇的记忆力一直非常出sè,所以,此刻听到刘海生的声音,立刻便想起了他的名字。

柳擎宇的嘴角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冷笑。

从刘海生当时为康建雄圆谎开始,柳擎宇就对刘海生这个派出所所长的德行有所保留,此刻,见到刘海生因为吴怀仁一个电话就兴师动众的带着好几名jǐng察赶了过來,立刻便在心中给刘海生打了一个不合格的评语。

身为人民jǐng察,应该时刻想着的是人民,应该努力为老百姓做事,而不是成为某些人的利用工具,用这种工具來对付老百姓。

柳擎宇只是瞥了刘海生那些人一眼,便低下头去继续喝酒吃饭了。

然而,这个时候,吴怀仁却得瑟起來,他站起身來走过來和刘海生握了握手然后用手一指柳擎宇他们这些人说道:“刘所长,就是这些人,他们不仅要在我家饭店里吃霸王餐,还把好几个人给打伤了,希望你能够主持公道。”

刘海生立刻大言不惭的说道:“吴支书,请你放心,我们人民jǐng察一定会主持公道的。”说完,他大手一挥:“來人啊,将这几个寻衅滋事分子带回所里,好好的审问审问。”

随着刘海生一声令下,他身后的6名手下立刻纷纷拿出手铐來向着柳擎宇他们四人走了过來。

刘小胖脸sè一寒,当时就想发作,不过却看得柳擎宇竟然主动的伸出双手让对方把手给铐住了,刘小胖立刻意识到老大这次恐怕是真的不爽了,真的愤怒了,这明显是老大想要搞事的节奏啊。

刘小胖对柳擎宇的作风十分了解,所以,他干脆也是把手握向外一伸,任由对方把自己给拷上了,至于小魔女韩香怡和柳擎宇、刘小胖他们一起从小玩到大,知道这两位大哥哥一个比一个坏水多,一个比一个难缠,就以他们的身份,别人想要找他们的麻烦,那纯粹是寿星老上吊,,不想活了,而她更是一个生恐天下不乱的主,见到这次有热闹可以看,自然毫不犹豫的伸出了白嫩滑腻的秀腕,任凭对方把手铐给拷上。

黑大个程铁牛看到饭票老大主动伸手,他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犹豫,任凭对方把自己给铐上,不过他的内心深处却多了几丝狐疑,这个饭票老大这是要做什么呢,干嘛要让自己处于被动之中呢。

看到柳擎宇他们这么简单的就被刘海生的人给铐上了,吴怀仁顿时脸上露出了不屑之sè,在他看來,柳擎宇他们这些人明显是属于那种sè厉内荏的怂货,虽然在一般人面前嚣张无比,但是见到了jǐng察,立刻就好像耗子见到猫一般,乖得不能再乖。

不过想起刚才那个高个年轻人竟然和自己叫板,吴怀仁脸sè不善的说道:“我说老刘啊,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带回所里之后一定要好好审问审问,让他们把问題交代清楚,千万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啊。”

吴怀仁说话还是有点水平的,这番话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刘海生却敏感的把握到了吴怀仁所传递过來的信息,这明显是吴怀仁对这几个人十分不爽,想要让自己收拾收拾他们的节奏啊,这对他來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刘海生立刻笑着说道:“吴支书,请您放心,我们jǐng察从來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任何档案在我们吴东镇地面上作jiān犯科者,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刘海生也是十分隐晦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两人相视一笑,刘海生大手一挥:“來人,把这四个人给我带回所里好好的审讯审讯。”

说话的时候,刘海生的目光专门向韩香怡看了两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兴奋之sè。

他活到现在已经好几十年了,但是像韩香怡这个小姑娘这么高挑、这么漂亮、这么清纯中带着几许灵动、狡黠的姑娘还从來沒有看到过,即便是南华市市里最高档的娱乐场也沒有见到过像韩香怡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几乎就在刚才那几眼的瞬间,一个邪恶的念头开始在他的内心深处滋生起來。

很快的,柳擎宇他们四个人便被刘海生的人铐着带出了盛世帝豪。

此刻,在盛世帝豪外面,狗头孙已经带着他十几名小弟手中握着砍刀等候多时了,当他看到柳擎宇他们四个人竟然被jǐng察给铐了出來以后,先是一愣,随即便充满不屑的笑了出來,原來这四个人是怕jǐng察啊,既然如此,他突然有了个好主意,他把砍刀递给手下的小弟,空着手迈步迎着柳擎宇他们方向走了过來。

一边走一边发放着手中的顶级钻石九五至尊香烟,众人本來是不打算搭理狗头孙的,毕竟大家的身份不同,一个是jǐng,一个是流氓地痞,即便是关系好,大家也还是会掩盖一二的,但是,当看到是九五至尊以后,这些哥们们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这一根烟可是值五块钱呢,绝对是属于顶级香烟啊,平时很难有机会能够抽到的。

发完烟之后,狗头孙走到了刘海生面前,点头哈腰的递上香烟:“刘所长,您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就是这几个家伙打了我和我的朋友,请你们jǐng察叔叔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刘海生怎么可能不知道狗头孙的xìng情,这小子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这一路走來一路发烟,明显是想要借机出口气啊。

平时的时候,狗头孙这小子还算懂事,逢年过节该有的孝敬一点都不少,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闭一只眼道:“嗯,这是肯定的,人民jǐng察为人民嘛。”

说着,刘海生转过头去,假装和一个手下聊天起來。

而这个时候,其他jǐng察们在拿到烟以后也纷纷转过身去,把柳擎宇他们留给了狗头孙。

狗头孙看到此处,立刻充满不屑的走到黑大个程铁牛的身边,满脸不屑的说道:“孙子,你不是很能打吗,我早就告诉过你们了,在这瑞源县一亩三分地上,跟我狗头孙作对,沒有你们好下场的。”

说着,他抬脚便向着程铁牛的大腿膝盖处狠狠的踹了过去。

在他看來,此时此刻,被手铐靠着,程铁牛他们肯定不敢扎刺,只能老老实实的忍着。

然而,让他沒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他这脚刚刚踢出去,便只感觉眼前一黑,随即自己整个人便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向后倒着飞出去5米多远,这才噗通一声掉落在地上,摔得他差点沒有背过气去。

与此同时,噗嗤一口吐出了满嘴的血水,其中还有夹杂着另外一边6颗槽牙。

这下他可爽了,满嘴的槽牙全都被程铁牛给打沒了,以后要想吃饭尤其是吃肉的时候,只能吃特别烂糊的那种了。

此时此刻,其他几个学着狗头孙想要收拾一下柳擎宇和刘小胖等人的那些家伙们也全都被柳擎宇、刘小胖他们纷纷抬脚给踹飞出去,纷纷跌落在地上。

这一下,刘海生可沉不住气了,nǎinǎi的,自己和手下们可是都站在一边呢,这些个嫌疑犯不仅不知道收敛,竟然还敢在戴着手铐的情况下殴打他人,简直是无法无天啊,刘海生顿时脸sè一寒,怒视着柳擎宇说道:“我告诉你们几个,今天你们太嚣张了,太过分了,回去我肯定要好好的审问审问你们。”

说完,他大手一挥,带着柳擎宇他们上了jǐng察离开了。

至于狗头孙那些人,刘海生并沒有理会,机会,他已经给了狗头孙他们了,至于他们能否把握得住,那就不是他负责的范围了。

狗头孙看着疾驰离去的jǐng车,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了起來,嘴里有些漏风的说道:“呐呐(nǎinǎi)滴,竟然敢yīn藕(我),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柳擎宇他们被直接带回了吴东镇派出所,下车之后,刘海生大声说道:“把那三个给我带到审讯一室去,至于这个女孩嘛,直接带到我的办公室里,我要亲自审问。”

听到刘海生这样吩咐,再仔细观察了一下刘海生说话时的眼神,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刘海生那肮脏的心思了,立刻沉声说道:“刘海生,我奉劝你最好不要玩火,要想审讯可以,把我们几个放在一起,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配合的我们会尽力配合的,如果你要是敢起什么坏心思,我告诉你,可到时候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刘海生一听,便意识到柳擎宇已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不过他根本不在意,因为这派出所可是自己的地盘,他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我告诉你,在这吴东镇派出所,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沒有人可以阻止得了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