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当场质问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5-22    作者:梦入洪荒

听到房门声响,吴中凯四人全都抬起头來向外看去。.

他们之所以敢在上班时间在办公室内打麻将是因为他们早就对下面做过交代,在上午9点到11点这段时间内,任何人不能前往台长办公室汇报工作,如果有什么事情特别重要需要进行汇报,必须得提前打电话预约,然后才能前往汇报。

至于房门,平时他们打麻将的时候都是从里面反锁起來的,今天之所以沒有锁是因为不久之前石庆敏刚刚上过一次厕所,回來的时候忘了反锁了。

看到柳擎宇和宋晓军从外面走了进來,四个人全都傻眼了。

以他们的级别,自然和王晓虎那些下面的人不同,他们的政治敏感姓要远远高于王晓虎他们,所以众人一眼就认出了宋晓军和柳擎宇。

此时此刻,四个人大眼瞪小眼,麻将桌上的麻将他们想要收起來都收不起來。

进屋之后,柳擎宇只是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直接拿出手机对着现场卡卡卡连续拍了三张照片,随后收起手机淡淡的说道:“谁能告诉我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四个人谁也不敢说话,心中却开始骂道:“奶奶的,我们是在打麻将,这难道你还看不出來吗,还问什么问。”

然而,四个人心中虽然暗骂,嘴上却什么都不敢说,只能沉默无语。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怎么,你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几个人还是不说话,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承认了上班时间打麻将,那么自己可就真的被动了,一句话不说虽然同样也是被动,但是总比当场承认的好。

看到几个人依然一句话都不说,柳擎宇冷笑了一下,直接对宋晓军说道:“晓军主任,你给宣传部部长唐睿明同志打个电话,让他亲自到现场來一趟。”

宋晓军立刻会意,当场拨通了唐睿明的电话:“唐部长,我是宋晓军,柳书记让你到县电视台台长办公室來一趟。”

唐睿明接到这个电话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柳擎宇这个时候怎么跑到县电视台去了,还让自己过去一趟,恐怕沒有好事。

想到此处,唐睿明犹豫了一下。

似乎是听出了唐睿明的犹豫,宋晓军补充了一句:“唐部长,现在电视台的吴中凯、石庆敏、等同志全都在呢,现在就差你了,快点过來吧。”说完,宋晓军直接挂掉了电话,不给唐睿明推脱找理由的机会。

唐睿明听到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便知道这次自己还真得去县电视台走一趟了。

在前往县电视台的路上,唐睿明不断的拨打着县电视台内一些朋友的电话,想要了解一下县电视台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让他感觉到比较意外的是,他打了好几个电话,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柳擎宇到了县电视台的事情如果不是唐睿明指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让唐睿明感觉到十分意外。

心中怀中种种疑问,唐睿明出现在台长办公室外面。

当他推开房门走进房间的那一刹那,他立刻意识到,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了。

因为进门之后,他一眼就可以看到办公室正中央的一台麻将桌旁边,四个满脸郁闷、尴尬的电视台领导们,还有那满桌子的麻将,在原本属于吴中凯的台长办公桌后面,柳擎宇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而县委办主任宋晓军则是坐在门口附近的沙发上在抽着烟。

进门之后,唐睿明在第一时间了解到里面的大体局势之后,心中有了谱,满脸含笑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不知道你今天把我喊过來有什么指示。”

柳擎宇直接用手一指现场四个人说道:“唐睿明同志,你是主管宣传方面的县委常委,你看现场这种情况应该如何处理,我和宋晓军同志进來的时候,发现这四位同志鏖战正酣,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上班时间吧。”

唐睿明满脸苦涩的点点头:“的确,现在是上班时间。”

柳擎宇道:“唐睿明同志,说说你的处理意见吧。”

唐睿明沉吟起來。

吴中凯等人大多都是属于自己的嫡系属下或者是魏宏林的人,而他和魏宏林也全都是属于同一阵营的,站在他的立场上,他是绝对不愿意处理这些人的,但是他也清楚,今天这种情况如果自己要是不处理他们的话,恐怕柳擎宇这边肯定无法交代过去。

略微思考了一下,唐睿明沉声说道:“柳书记,我看这件事情必须要严肃处理,我的意见是,鉴于三人在上班时间打麻将,影响十分不好,让他们每个人给我写一份检查,对他们的错误行为进行深刻反省,同时,每个人给予口头警告处分,并且扣除2个月的绩效奖金。”

听到唐睿明的回答,吴中凯等人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于他们來说,少发点奖金写份检查那都是小意思,尤其是唐睿明也说得明白,这份检查是要交给唐睿明的,这对他们來说也沒有什么影响。

然而,唐睿明说完之后,柳擎宇却是脸色一沉,直接看向吴中凯说道:“吴中凯同志,我记得不久之前宋晓军同志曾经给你打电话,让你派一路记者到我的办公室去一趟,你当时说县电视台里的记者全都出去采访去了,我说的沒错吧。”

吴中凯心头一颤,他已经明白柳擎宇今天为什么找上门來了,他心中暗骂自己猪脑袋啊,干嘛非得在这件事情上和柳擎宇作对呢,但同时的心中也有些无奈,魏县长在临走之前再次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叮嘱自己在电视采访上必须要谨慎安排,虽然沒有直接点名柳擎宇,但是他也知道,柳擎宇和魏县长肯定是不对付的,他只能站着魏宏林这一边。

然而,现在,他开始有些后悔了,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手段太阴险、太犀利了。

后悔归后悔,面对柳擎宇的质问,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顶道:“是的,我的确说过,他们的确已经出去了。”

柳擎宇再次跟进问了一句:“你确定所有的记者们全都出去了吗。”

吴中凯点点头说道:“的确全都出去了,不信的话,您可以去记者办公室去看一看。”

在吴中凯看來,他虚张声势一番基本上应该可以获得柳擎宇的信任,即便是柳擎宇不信任自己想要去记者办公室去查证的话,自己也有机会通知记者们撤离,哪怕是柳擎宇非得让自己跟着,其他人也有机会通知的,毕竟记者办公室和自己的办公室不再一层楼上。

然而,让吴中凯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听完他的话之后冷冷的说道:“宋晓军同志,你告诉他我们來之前看到了什么。”

宋晓军冷冷的看了吴中凯一眼说道:“吴中凯同志,看來你也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啊,我和柳书记在來你的办公室之前,先去了记者办公室,我们看到了办公室内,五六名记者、摄像、编导们都很悠闲啊,有的坐在***牌,有的在电脑前打游戏,有的看电影,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出去执行任务吗,难道你们县电视台所谓的执行任务就是打牌和玩游戏、看电影吗。”

宋晓军的这番话说完,吴中凯顿时心中暗叫不好,他知道,今天恐怕自己真的要遇到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吴中凯一眼说道:“吴中凯同志,你是不是对我柳擎宇有什么意见啊,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尽可以提,我柳擎宇洗耳恭听,如果我哪里做得不正确的话,会立刻改正,但是如果我沒有错的话,那么你的工作方式恐怕就值得商榷了。

我虽然不是直管你的领导,但是身为县委书记,我在宣传口上应该也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话语权吧,县委办主任两次需要你们县电视台配合展开宣传的时候,你都是三番五次的推脱记者们都不再,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啊,你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柳擎宇说完,吴中凯顿时脑门上就冒汗了,柳擎宇的这番话句句直接指向他的核心要害啊,一旦这个问題要是被坐实了,恐怕自己真的危险了。

这个时候,他只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宣传部唐睿明。

唐睿明只能站出來为唐睿明解围道:“柳书记,可能吴中凯这样做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毕竟县电视台属于宣传口,以我对县电视台的了解,在有些时候,在有些事情上,他们的确是不敢做得过火的,需要把握一个尺度的问題,我看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让吴中凯写一份详细的汇报材料交给您,等您看完之后再说。”

唐睿明采取的是缓兵之计,他认为,只要缓过这一段时间,等到柳擎宇的气消解一点,到时候再让吴中凯主动去认错,这件事情基本上就可以消解的差不多了。

唐睿明绝对也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