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分析原因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5-21    作者:梦入洪荒

除了柳擎宇的xìng格中的好斗、狂傲的因素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让柳擎宇去做出军令状的重要原因。

柳擎宇这些rì子在瑞源县的所见所闻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瑞源县老百姓的很多愤怒和无奈,柳擎宇希望在最短时间内让瑞源县老百姓心气顺了,因为只有老百姓心气顺了,自己为瑞源县制定的很多经济发展计划才能落到实处,老百姓只有心气顺了,才能放开手脚去考虑更多的事情,尤其是发财致富,这些,都是需要去积极引导的。

此时此刻,在柳擎宇向曾鸿涛立下军令状的过程中,宋晓军自始至终一直都坐在柳擎宇对面的位置上沒有离开,他亲耳听到了柳擎宇与省委大佬之间的对话。

虽然宋晓军想到了柳擎宇绝对大有來头,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可以和省委一把手之间进行直接对话,而且从双方的对话中,他可以听到曾鸿涛对柳擎宇发自内心的关切,这种关切绝对不是一般官员用送礼所送出來的那种关切,而是真真正正的前辈对晚辈的关切,这让宋晓军内心深处极其震撼。

当然了,更让宋晓军震撼的还是柳擎宇所立下的这个军令状,他也同样看到了柳擎宇挂断电话之后脸上所表露出來的那种凝重之sè。

此时此刻,宋晓军突然感觉到有些热血沸腾起來,如果说以前他的立场一直摇摆不定的话,那么此刻,他已经决定将自己的宝全部都压在柳擎宇的身上,他相信,像柳擎宇这种敢于挑战、敢于承担的干部一旦能够获得成功,那绝对不是小小的成功,肯定是巨大的成功,而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需要像柳擎宇这样强力人物的支持,尤其是如果能够跟着他一起取得辉煌的政绩,他相信家族一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视自己的。

想到此处,宋晓军轻轻咳嗽一声,说道:“柳书记,那个军令状您已经立了,下面,我们应该如何去cāo作,毕竟,把上访率降到与其他县区持平都已经是瑞源县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都沒有做到过的事情了。”

宋晓军的话说得十分委婉,但是话里话外依然流露出对未來的担忧,不过他的话语之中也表现出了决心和柳擎宇风雨同舟的决心和勇气。

听到宋晓军的这番话之后,柳擎宇笑了,他知道,从这一刻起,宋晓军将会成为自己在瑞源县第一个可以值得信任之人,而且,从一开始,当看到宋晓军和魏宏林、孙旭阳等人不属于一路人的时候,柳擎宇便已经以百分百的信任來对待宋晓军,而刚才柳擎宇与曾鸿涛之间的对话也是柳擎宇故意要让他听到的,毕竟,有些时候小小的借势可以省去很多功夫,柳擎宇虽然是一个喜欢挑战之人,但并不是一个迂腐之人,经历过战场生死考验的柳擎宇早已经学会了如何用最小的代价赢得最大的胜利。

柳擎宇笑着看向宋晓军说道:“晓军主任,不要着急,我既然敢立下军令状,肯定是有着我的考虑的,我相信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当然了,这肯定离不开你和各位同志们的大力支持。”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问道:“晓军主任,你说说看,为什么咱瑞源县的上访案例就这么多呢,为什么其他县区就沒有这么多呢。”

宋晓军沉吟了一下说道:“柳书记,我认为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原因,一种是历史原因,自古以來,我们瑞源县就民风彪悍,一言不合就动刀动拳者大有人在,而这种彪悍的民风导致民间各种矛盾摩擦不断,而下面的干部有些时候又不能很好的解决这些矛盾,有些时候,这些矛盾就会演变到不可调和的程度,所以,老百姓们在感觉到自己吃亏无处说理的情况下只能选择了上访作为最终的手段。

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干、群之间的矛盾,这一点,王天來主任也已经跟您分析过了,我就不累述了。”

听到宋晓军的这番话之后,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却未知可否。

相反的,柳擎宇在听过省信访办副主任王天來和宋晓军两人对同一个问題的分析之后,已经注意到了一个两人全都十分认同的问題,那就是干、群关系。

柳擎宇看向宋晓军说道:“晓军主任,从你的角度來看,你认为为什么我们瑞源县的干、群关系比较紧张呢。”

宋晓军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題,不过宋晓军倒也是一个有心之人,平时在县委办这个位置上虽然主要干的都是执行层面的工作,但是对于基层情况的观察、对于平时工作中出现的问題,他还是十分上心的。

所以,略微在心中沉思一会,他便说道:“我认为我们瑞源县干、群关系比较紧张主要有两个主要层面引起的,第一个层面是我们有不少基层干部rì益疏离群众引起的,我认为这一点是十分重要的核心因素。

这一点主要是表现在某些乡镇干部尤其是村干部身上。

有些人在当上了领导以后,群众立场不坚定,甚至见利忘义,以权谋私;做群众工作方法简单粗暴,惯于发号施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这部分干部自我定位不准,和人民群众的位置关系错位,尤其是有些人做事秉承的宗旨是有利则投身基层,无利则远离群众;而有些干部则是由于受自身修养所限,做群众工作的能力严重不足,不会解决矛盾、不善于解决矛盾,甚至不愿意解决矛盾,一味地推诿、逃避,激化干、群关系。

至于第二种原因,则是随着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民群众公民意识、主人翁意识增强,对于自己的权益更加注重保护,再加上第一层原因,两者之间的矛盾就逐渐加深了,尤其是再加上我们瑞源县老百姓独特的彪悍风格,这种矛盾就显得更加突出了,所以,上访事件也就层出不穷了。”

宋晓军知道,柳擎宇是想要通过自己的分析,尽可能的找到解决瑞源县老百姓上访的核心根源,以便于解决问題,所以就直接把自己多年的观察和总结结果和盘托出,绝不藏私。

听到宋晓军的分析之后,柳擎宇轻轻点点头,从宋晓军的回答來看,柳擎宇知道,宋晓军平时还是一个有心人。

不过柳擎宇也想进一步考验一下宋晓军解决问題的能力,便接着问道:“晓军主任,依你看,我们瑞源县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干、群关系紧张的问題呢。”

宋晓军听到柳擎宇这个提问,立刻便意识到柳擎宇是在考验自己了,心中微微有些紧张,却也有些兴奋,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回答十分关键,这对于以后自己尽快融入柳擎宇的圈子里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这一次,宋晓军足足思考了2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才言简意赅的说道:“柳书记,我认为教育和引导党员干部,让他们尽快调整工作心态、转变工作作风、改变工作方法,积极应对和弥合党群干、群关系是最核心的,如果这些问題不解决,说什么都是扯淡。”

宋晓军的话说得简单,甚至最后还带了一句粗口,但是,却让柳擎宇拍案而起,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晓军主任说得非常好,心头和作风、方法是核心,其他的全都是扯淡。”

说道此处,柳擎宇的眼神中已经再次露出了奕奕神采,他心中对于如何解决瑞源县的问題已经有了大致的脉络。

想到此处,柳擎宇立刻对宋晓军说道:“晓军主任,你一会通知县电视台的人,立刻到我办公室來一趟,让他们录制一条广告内容,同时,要他们录制完成之后,在瑞源县电视台里每天至少要播放十次以上,在黄金时间里,必须要确保每天都有,这条广告的播放期间要历时2个月,而且要在每天每个县里新闻节目的第一时间进行播放。”

柳擎宇说完,宋晓军大吃一惊,他实在想不明白,到底什么新闻竟然要播放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而且要每天至少播放十次以上,这简直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宋晓军早已经习惯了柳擎宇的思维方式,知道这位县委书记做事往往能够出人意料,所以他也沒有问为什么,立刻当着柳擎宇的面拨通了县电视台台长吴中凯的电话:“吴台长,我是宋晓军,你现在立刻派一组记者和摄像过來,到柳书记这边派个片子,这个片子要……”

说完,宋晓军直接把柳擎宇的那些要求又重述了一遍。

然而,让宋晓军沒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吴中凯听完宋晓军的话之后苦笑着说道:“宋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啊,您的指示來的晚了一些,现在县里所有的记者和摄像全都派出去了,柳书记那边要录制的话,只能等他们回來以后再说,我这边会立刻联系他们,让他们尽快赶回來的。”

柳擎宇也听到了吴中凯的回答,脸sè当时便yīn沉了下來。

这个吴中凯,竟然根本不把我这个县委书记当回事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