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军令状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5-20    作者:梦入洪荒

不管程正茂虽然心中怀疑,嘴上却说道:“好的,那我马上按照柳书记的指示去执行。”

说话之间,程正茂还不忘把主要责任落实在柳擎宇的身上。

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办公桌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來。

柳擎宇看看电话号码,是从辽源市打來的,是省会的电话号码。

柳擎宇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來一个十分严肃的声音:“是柳擎宇同志吗,我是省信访办副主任王天來。”

柳擎宇听到省信访办副主任的名头,当时就是一愣,说道:“王主任您好,我是柳擎宇。”

确定了柳擎宇的身份,王天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说道:“柳擎宇同志啊,我说你们瑞源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隔个十天半月最长时间不超过2个月,就总是会有一拨人到省里來上*访,就在刚才,你们瑞源县的一波老百姓直接堵住了省委大院门口,呼啦一下子跪满了一地,领导的车都无法进出,我刚刚从那边把人领到了我们信访办,柳擎宇同志,现在请你们瑞源县派人过來把人领走,千万不要再让他们去堵省委大门门口了,领导早就烦了,长此以往的话,对你们瑞源县的领导干部也不太好是吧。”

话,王天來说得十分委婉,但是意思却十分深刻。

柳擎宇听到王天來的话之后心中也是一颤。

虽然柳擎宇來瑞源县之前就知道瑞源县问題重重,却沒有想到竟然如此严重,不过柳擎宇刚刚到任不仅,很多方面的信息还不太了解,他眼珠转了转,说道:“王主任,我刚刚到任瑞源县不久,所以想向您请教一下,瑞源县最近这几年到省里上访的人,他们都反映的是什么问題啊。”

王天來听到柳擎宇语气十分真诚,把他的身段放得也十分低调,心中对瑞源县的怨气也就低了许多,解释道:“其实呢,你们瑞源县的问題主要集中在二个地方,第一个就是干、群关系的问題,主要体现在村民与村干部之间的矛盾上,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群众上访告的是村干部。

第二个问題则是老百姓彼此之间的矛盾,比如说邻里之间宅基地的问題啊,打官司的问題啊,等等,而这种矛盾的根源呢,还是源于官场,为什么这么说呢,原因很简单,老百姓之所以上访是因为他们认为法院在判决的时候出事不公,明显偏袒一方,如此一來,老百姓心气不顺,心理不服,所以就开始四处上访。

综合起來看,你们瑞源县的问題十分复杂,尤其是村镇一级的矛盾冲突十分突出,而这个问題在近些年來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尤其是因为土地买卖的问題所引发的矛盾更是一个接着一个,老百姓上访的问題也往往和这个有关。”

说道这里,王天來语重心长的说道:“柳擎宇同志啊,你虽然新上任县委书记,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真真正正的把老百姓的事情重视起來,否则的话,瑞源县县委书记的这个位置不好做啊,我在信访办副主任这个位置上呆了这么多年,可是看多了这个位置的风云变幻了。”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王主任,谢谢您的点拨,百姓事,无小事啊,我不管何时都会把老百姓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瑞源县存在的各种问題我会尽快解决,争取少给省委和市委领导惹麻烦。”

听到柳擎宇提到了百姓事无小事这个观点,王天來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欣赏的目光,柳擎宇这个新上任的县委书记能够意识到这一点,这说明这个年轻人的心胸和眼界和为官境界都是非常高的,这样的年轻人大有前途啊,看來,以后信访办这边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多和柳擎宇沟通一下。

至于县长魏宏林那边嘛,暂时就先不和他联系了,因为这个魏宏林县长虽然每次和自己沟通甚至登门拜访的时候都是礼貌有加,但是做起事情來却并不干脆,而且提起老百姓的时候往往语气中充满了不满,两相对比就可以看出,柳擎宇在境界上明显要高出魏宏林一筹,现在的关键就是要看柳擎宇是否能够真正解决瑞源县老百姓的上访问題了。

柳擎宇这边刚刚放下电话,一口茶水还沒有喝到肚子里呢,桌子上的电话铃声便再次响了起來。

看到这次打來电话的电话号码,柳擎宇顿时就是一愣,却连忙走过去接通了电话,十分恭敬的说道:“曾书记您好。”

电话是省委书记曾鸿涛打來的。

曾鸿涛的声音听起來带着几分严肃:“柳擎宇同志,你们瑞源县是个上*访大县,这个问題你可得解决好啊,今天我听说你们瑞源县的老百姓又过來堵省委大院门口了,这事情在省委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虽然我这边还沒有听到相关的议论,但是现在,很多省里领导的目光恐怕都盯着你们瑞源县呢,谁让你们瑞源县前段时间刚刚在省电视台的直播中露脸呢,这可是一个不轻的考验啊。

曾鸿涛的话虽然沒有太多的批评意思,但是柳擎宇却完全可以从曾鸿涛的言语之中听出了曾书记对于此事的高度重视,同时也能够听出曾书记为此所承担的巨大压力,毕竟,自己前往瑞源县空降下去是曾书记大力支持的,而且在电视直播中,曾书记也是大力支持,虽然自己表现不错,并且真真正正的为老百姓解决了问題,但是同时也成为全省的焦点。

对于这些,柳擎宇心中也是明白的,毕竟,一个25岁的县委书记,这在全国來说也是相当少见的,这甚至会引起很多人拿着放大镜來审视自己,羡慕妒忌恨的人大有人在。

在这种情况下,柳擎宇身上的压力也是相当之大的,只不过柳擎宇每天全都给自己套上一副平静、微笑、自信的面孔,让所有身边人全都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上所散发出來的人格魅力。

此刻,听到曾鸿涛用如此严肃的语气说话,柳擎宇依然可以从他的话语之中听出这位rì理万机的大佬对自己的亲切关怀,柳擎宇心中颇多感动。

柳擎宇略微沉吟片刻,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

过了将近50多秒的时间,柳擎宇这才沉声说道:“曾书记,这里我向您立下一份军令状,我保证,3个月后,我们瑞源县上访群众将会趋于零,我保证,3个月之内,让瑞源县变成一个无限趋近于零上访的县城。”

听到柳擎宇的话,曾鸿涛就是一愣。

虽然曾鸿涛想到了柳擎宇会向自己表态來解决瑞源县的上*访问題,但是却沒有想到柳擎宇的做法竟然如此极端,他竟然承诺要在三个月之内让瑞源县的上访率趋近于零,虽然曾鸿涛认为柳擎宇很有能力,但是对于柳擎宇的这个承诺,他还是心存疑虑的,毕竟,即便是把这件事情让他自己亲自來办,他也未必能够办到。

想到此处,曾鸿涛提醒道:“柳擎宇同志,你必须要注意你的措辞啊,这军令状一旦立下,可是要完成的,而且我会把你的承诺拿到省委常委会上來谈的,到时候不仅省委领导会关注此事,你们市委领导甚至是更高层的领导都会关注此事,这些,你必须要考虑清楚。”

柳擎宇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坚毅神sè,沉声说道:“曾书记,请您放心,我所承诺的这些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我有信心也有把握在三个月之内解决问題,我始终相信一点,老百姓的本质都是非常善良的,都是非常喜欢稳定和谐的生活的,尤其是我们华夏的老百姓,只要让老百姓的心气顺了,上访率和上访量一定会降下來的,虽然我不敢保证3个月以后百分百不会出现上访案例,但是我能保证,三个月之后,上访率要降到最低点甚至是无限趋近于零。”

曾鸿涛听到柳擎宇话语之中所流露出來的强烈的自信,轻轻点点头:“好,那你这个军令状我接受了,不管你成功与否,我会于三个月之后前往你们瑞源县进行视察,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柳擎宇笑道:“曾书记,我啥时候让您失望过。”

曾鸿涛也笑了,虽然柳擎宇这话有些狂妄,但是他却不能不承认,自从柳擎宇在苍山市崛起并闯入自己视线范围之内,他的表现一直都是可圈可点,熠熠生辉,还从來沒有让自己失望过。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脸上笑容全部收敛干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副严肃而又凝重的神态,虽然在曾鸿涛面前信心十足,但是柳擎宇所有的表现全都是临时表现出來的,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并沒有十足的把握,他之所以要向曾鸿涛立下军令状是因为柳擎宇需要给自己一个强大的压力,让自己时刻面临着最为严峻的挑战,经历过战场严峻的生死考验之后,柳擎宇已经发现一个秘诀,只有在不断近乎于生死的严峻挑战中,人的智慧、意识才会被高度激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