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戳穿谎言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5-15    作者:梦入洪荒

柳擎宇听完魏宏林的这番话之后,立刻冷冷的回应道:“魏县长,我得纠正你一个概念,报道和曝光并不属于同一个概念,而新闻媒体不仅有报道的权力,还有曝光的权力,如果曝光还需要征得被曝光对象的允许的话,那么还要新闻媒体做什么,我请这些媒体记者们过來就是要曝光一下我们瑞源河沿岸的一些违法现象。”

魏宏林yīn沉着脸说道:“柳书记,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家丑不可外扬啊,你这样曝光我们的问題,万一要是被上级领导看到了,恐怕会对我们瑞源县产生非常不好的印象啊,这对我们瑞源县來说可沒有什么好处,其他的县都在想方设法的向外界宣传自己的好处和美丽的一面,你却非得曝光我们缺失的一面,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太理智啊。”

魏宏林找到机会,立刻向柳擎宇发难。

柳擎宇缺失淡淡一笑,说道:“魏宏林同志,我还得再次纠正一下你的观念,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的确是有一部分道理,但是,对于我们共*产*党*员而言,我们必须要有兼收并蓄、海纳百川的心胸和气度,我们必须要讲究实事求是。

我们绝对不能为了追求所谓的面子或者面子工程而故意遮掩,那样反而会让问題越來越严重,以前瑞源县脏乱差的环境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现在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了,当然了,如果魏宏林同志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立刻解决瑞源河沿岸的问題,那么我愿意把这个事情全部移交到你的手里,由你全权负责。”

柳擎宇这番话一说完,魏宏林一下子就哑火了,开玩笑,瑞源县这么多年任何领导都搞不定的事情让他去办,还要得罪那么多人,这种事情他可不会傻到要自己主动去承揽,即便是办成了,所获得的政绩与所得罪人的成本相比弄不好会成为负数,得不偿失。

想到此处,魏宏林立刻说道:“既然柳书记这样说那我也沒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柳书记,我认为对于这些老百姓,我们绝对不能采用强硬手段,必须要充分理解他们的心情。”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说道:“这个是肯定的,老百姓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们的行为还算克制,也沒有采取过分的举动,现在可以让他们先行离开,咱们现在就在这里召开现场办公会议,先解决一下咱们在工作上遇到的一些问題。”

魏宏林点点头,立刻看向黄宝柱他们说道:“你们还不赶快离开。”

黄宝柱这才大声说道:“看在魏县长的面子上,今天我们先离开,但是话我先撂这了,谁要是未经我的同意擅自拍摄我的私人地方,可别怪我们采取非常手段维护我们的正当权利。”

说完,黄宝柱带着他的人转身离去。

魏宏林的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

虽然黄宝柱这步棋到现在为止并沒有达到自己想象中那么好的效果,但是他相信,这步棋的作用还是不错的,至少给了柳擎宇一定的心理震慑,让他不敢做过于出格的事情。

看着黄宝柱等人在魏宏林的呵斥下离开,柳擎宇也是冷冷一笑。

随即,柳擎宇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过去30分钟了,而魏宏林等人來到现场也就四五分钟的时间,很显然,他们这次比之自己跟他们所说的20分钟时间要迟到了一些,很显然,这据对是他们故意的,不敢柳擎宇暂时也沒有追究的打算,而是看向魏宏林说道:“魏县长,你通知公安局局长康建雄同志了吗。”

魏宏林点头道:“已经通知了。”

“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沒有來,难道县公安局距离这里的距离比环保局、卫生局、城管局还要远吗。”柳擎宇声音高了一些。

魏宏林眼珠一转,说道:“我刚才听康建雄说他正在下面的乡镇里检查工作,距离比较远,所以赶过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柳擎宇冷冷一笑,再次反问了一句:“魏宏林同志,你确定你所说的是真的吗,你确定康建雄是这样和你说的吗。”

魏宏林听柳擎宇这样一问,顿时心中便开锅了,魏宏林心道:“nǎinǎi的,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小子是不是又给我下套了啊。”

不过心中疑惑归疑惑,身为县长,他自然不能出尔反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确定。”

柳擎宇只是淡淡点点头:“好,我知道了,那我们大家就先在一起等一等这位下乡镇视察的公安局局长吧,我真想知道知道,他到底去哪个乡镇视察了。”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魏宏林心中暗道要坏要坏啊,柳擎宇这小子恐怕真的是要借机生事了。

魏宏林还真猜对了,柳擎宇的确要借机生事了,柳擎宇虽然沒有追究魏宏林他们迟到的意思,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对魏宏林等人故意迟到就沒有注意到。

柳擎宇非常清楚,现在距离上次县委出台与迟到有关的政策才不到几天的时间,现在魏宏林就敢带着众人公然迟到,这绝对是对县委文件、对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威严的一种强烈挑衅,如果自己不把这股风给狠狠的刹住,恐怕以后各位常委们根本就不会把那份文件当回事了,到时候文件名存实亡,自己将会再次成为笑柄。

柳擎宇怎么可能容忍这种情况出现呢。

又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县公安局局长康建雄这才乘车赶來。

下车之后,康建雄立刻一溜小跑冲了过了,故意装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看向柳擎宇和魏宏林等人说道:“不好意思啊各位领导,我來得有些晚了。”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康局长,不知道你忙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赶到啊,和你们公安局挨着的城管局、建设局等领导可是比你提前将近20分钟就赶到了。”

康建雄连忙解释道:“柳书记,我是奉了上级领导的指示下乡镇去视察了。”

下乡镇视察本來只是康建雄的一个借口,他相信话说道这份上领导应该不会追究了。

然而,柳擎宇却偏偏是一个较真的人,而且康建雄当时一点面子都不给柳擎宇,柳擎宇怎么可能不记得这件事情。

柳擎宇问道:“康建雄同志,不知道你去哪个乡镇去视察了,都视察了哪些地方。”

康建雄当时一愣,随即立刻眼珠向上翻了翻说道:“哦,我刚刚从吴东镇派出所赶回來。”

柳擎宇接着问道:“你去吴东镇镇委镇zhèng fǔ了吗,是直接去的吴东镇派出所还是先去的吴东镇镇委镇zhèng fǔ。”

康建雄听到柳擎宇问得这么细,便预感到情况有些不太妙了,不过他还是硬撑着说道:“我直接去的吴东镇派出所,这一点吴东镇派出所所长刘海生同志比较了解。”

吴东镇派出所所长是康建雄的嫡系人马,深得他的信任,他相信刘海生会替他圆好这个谎的。

柳擎宇听康建雄说完,立刻拿出手机问道:“刘海生的电话是多少。”

康建雄报出了刘海生的电话号码,柳擎宇直接拨了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刘海生同志,我是瑞源县县委书记柳擎宇,现在有件事情向你咨询一下。”

柳擎宇的手机号刘海生这边是存着的,所以他一看手机号便知道是柳擎宇沒有假,立刻十分恭敬的说道:“柳书记您,有什么指示您尽管吩咐。”

柳擎宇问道:“刘海生同志,我现在正在找县公安局局长康建雄同志呢,听县公安局的同志说康建雄同志现在正在你们吴东镇派出所进行视察,不知道这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刘海生当时就皱起眉头來,他非常清楚,康建雄根本就沒有过來,但是听柳擎宇的语气似乎是县公安局那边的人告诉他说是康建雄到这边來了,如果要是自己说康建雄沒有过來,这岂不是相当于县局那边的谎话被揭穿了,这样对自己的靠山康建雄可是十分不利的。

想到此处,刘海生毫不犹豫的说道:“柳书记,康局长的确在我们镇派出所进行视察工作。”

柳擎宇看了旁边的康建雄一眼,看到康建雄的脸sè已经变了,就连旁边的魏宏林等人脸sè也全都变了,大家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会采取这种方式來询问康建雄的信息。

柳擎宇接着问道:“哦,这样啊,康建雄同志在你们那边那就太好了,刘海生同志,请你把电话交给康局长,我要和他直接通话。”

刘海生一听,顿时头大了,心说我上哪里给你找康建雄去啊,他眼珠一转,立刻说道:“柳书记,真是不好意思啊,康局长已经在几个派出所副所长的陪同下下到各个村子去调研情况了,一时半会之间我还真沒有把手机交给康局长,要不您看着这样行不,我这就给康局长打个电话,让他给你回一个电话。”

柳擎宇点点头:“可以。”

过了一会,康建雄的手机响了起來,柳擎宇看向康建雄说道:“康建雄同志,请你打开手机免提功能,大家一起听一听刘海生同志是怎么跟你说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