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不给面子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5-11    作者:梦入洪荒

此时此刻,常江伟和杨光辉郁闷的快要疯掉了,他们沒有想到,柳擎宇这个县委书记现在是逮住一只蛤蟆就要攥出尿來啊,这家伙也太阴狠一点了吧,让他们带着拆迁机过來拆除黄宝柱的猪圈,这和拆黄市长的台、打黄市长的面子有什么区别,别人不知道,他们在瑞源县混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黄市长在瑞源县的人脉到底有多深厚,威信到底有多高,和柳擎宇作对顶多冒着一点政治风险,但是和黄市长作对,恐怕恐怕就不是丢官罢职那么简单了。.

想到此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全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决然之色。

柳擎宇离开了,现场看热闹的人也全都散去了,黄宝柱这才返回自己在瑞源河畔临时的小房内,往沙发上一靠,这哥们可就郁闷起來了,以前的时候他只需要往外面一站,随随便便说两句,便能把前來执法的那些人给吓跑了,然而今天,自己都爆出自己的叔叔是黄立海了,柳擎宇这个县委书记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还说明天要强拆自己的猪圈,这可如何是好。

一时之间,黄宝柱愁眉不展。

这时,黄宝柱的老婆李秀芹看到黄宝柱在那里唉声叹气的样子,不由得怒道:“你光长吁短叹的有什么用,赶快给你叔叔打电话啊,现在只有他能救你了。”

黄宝柱怒骂道:“靠,你个臭婆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叔叔根本就看不起我,县里那么多赚钱的生意都不让我插手,市里有好处的地方也沒有我的份,我现在惹事了找他他能帮我妈。”

李秀芹道:“你不跟他说你怎么不知道他不帮你,再说了,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帮不帮你的问題了,现在在你已经爆出他是你叔叔的情况下,柳擎宇依然要强拆咱们家的猪圈,那意味着柳擎宇根本就沒有把你叔叔放在眼中啊,柳擎宇当时不是说了吗,别说你叔叔是市长,就算是省委书记也不管用,你直接把这句话添油加醋的跟你叔叔说一番,想办法把这件事情上升到关系到他的面子之上,到时候他不出手帮你都不可能了,除非他一点都不顾及他自己这个市长的面子。”

黄宝柱听自己婆娘这么一说,觉得还真是很有道理,眼珠转了转,立刻说道:“嗯,很有道理,我这就给我叔叔打电话。”

说着,黄宝柱拿出手机來拨通了黄立海的电话:“二叔,我被柳擎宇给打了,你可一定得给我做主啊。”

黄立海其实也已经听说了柳擎宇在搞黄宝柱的事情,只不过他只是知道个大概,并不知道黄宝柱受伤的消息,所以暂时还沒有过问这件事情的打算,毕竟他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这个年轻人很是生猛,竟然敢在酒席宴上顶撞自己,这小子看來还是有点愣头青的。

但是,越是如此,黄立海对柳擎宇却越是有些忌惮,原因很简单,在柳擎宇前往瑞源县担任县委书记的消息确定之后,黄立海便接到了老领导辽源市市委书记、白云省省委常委李万军的电话,在电话里,李万军暗示他要重点照顾一下柳擎宇,对于老领导的说话风格黄立海是清楚的,他真要是想让你照顾某人,绝对是不会说出照顾这个词的,但是他说重点照顾,明显就是要重点打压了。

黄立海是一个为人十分谨慎之人,做事步步为营,从李万军的话里,他已经听出了李万军对柳擎宇所表现出來的强烈的不满和敌意,既然是这样,那问題可就出來了,李万军可是省委常委啊,而且还是辽源市市委书记,当时柳擎宇在东江市的时候,还是柳擎宇的顶头上司,如果李万军想要收拾柳擎宇的话,为什么当时柳擎宇在东江市的时候李万军不收拾。

有了这个疑问,李万军在对待是否要收拾柳擎宇、如何收拾柳擎宇的问題上便多了几分小心,这也是为什么柳擎宇刚刚到南华市报道的时候,黄立海会表现出拉拢之意了,他之所以要那样做目的就是要试探一下柳擎宇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柳擎宇能够被自己拉拢过來,那么以后也就完全沒有必要按照李万军的意思去打压柳擎宇了,但是,如果柳擎宇不接受自己的拉拢,这就说明柳擎宇是一个十分有主见之人,对付这样的人,可就得小心点了,毕竟李万军当时都沒有把柳擎宇怎么样。

带着这种想法,黄立海才决定要亲自和组织部的人一起陪着柳擎宇去瑞源县上任,他当时在瑞源县之所以要采取喧宾夺主的方式目的有两个,一是要试探柳擎宇的耐姓如何,二是要告诉柳擎宇,瑞源县可是我的老窝,你在这里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肆意妄为。

只不过黄立海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的个姓那么强硬,竟然敢在酒席宴上顶撞自己,差点让自己下不來台,所以,基于这段时间和柳擎宇的接触,黄立海已经意识到,柳擎宇是一个十分不容易掌控之人,所以,对于如何打压柳擎宇,黄立海心中一直都在盘算,在思考,并不着急对柳擎宇下手。

此刻,接到侄子的电话,他的眉头皱了起來,虽然对侄子并不怎么喜欢,但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他还是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宝柱便添油加醋的把柳擎宇过來要强拆自己的猪圈、把自己打伤还说就算是省委书记來了也不管用等话语全都狠狠的加工了一番说给黄立海听。

黄宝柱的这番话三份真,七分假,但越是这样,听在黄立海的耳中却越感觉真实。

从黄宝柱的这番描述中黄立海最终得到的分析结果是,柳擎宇针对黄宝柱的行动其根本目的就是要通过收拾黄宝柱來打自己的脸,让自己在瑞源县父老乡亲们面前颜面扫地,从而树立起他自己的威信。

任何人都是有其弱点的,黄立海虽然是市长,虽然做事谨慎,但是他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好面子了,尤其是在瑞源县,他对面子就更加看重了。

此时此刻,听到侄子说他被柳擎宇给打了,柳擎宇还要明天前去强拆侄子的猪圈,从而打击自己的面子,黄立海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飙升起來,他阴声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了,猪圈你暂时先不用搬了,该怎么喂就怎么喂,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强拆。”

听到二叔这样说,黄宝柱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來,立刻充满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二叔,我就知道二叔在瑞源县一言九鼎,谁也翻不出二叔的手掌心。”

黄宝柱小小的拍了一个马屁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8点20分,柳擎宇、宋晓军一行人提前來到瑞源河河畔黄宝柱的猪圈外面。

此刻,黄宝柱正坐在猪圈外面一把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满脸高傲充满不屑的看着柳擎宇。

柳擎宇淡淡的看了黄宝柱一眼,默默的等待起來,他和常江伟、杨光辉两人约定的时间是今天早晨8点集合,他不相信这两个人在自己已经在常委会上三令五申不能迟到、并且已经出台了相关文件的情况下这两个副局长还敢迟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8点25分,沒有动静。

8点30分,沒有动静。

8点40分,沒有动静。

到了9点钟了,时间已经过了整整半个多小时了,杨光辉和常江伟依然沒有出现,拆迁机和城管局、建设局的工作人员也沒有出现。

柳擎宇的眉头一下子就紧皱起來,他已经意识到,恐怕常江伟和杨光辉这两人这次是想要戏耍自己了。

柳擎宇的眉毛向上使劲挑了挑,眼神之中目光渐渐转冷。

进入官场这么长时间以來,柳擎宇说话做事从來说一不二,以前还真沒有出现过这样被手下人如此戏弄的情形。

柳擎宇拿起手机拨打这两人的电话,结果显示竟然是关机的,柳擎宇的眼神更冷了。

这时,宋晓军看到这种情况,心中也有些怒了,他沒有想到,这常江伟和杨光辉俩个人竟然如此胆大,竟然敢光天化曰之下戏耍县委书记,尤其是这位县委书记还是如此强势,这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此时此刻,昨天看过热闹的人已经再次聚拢在柳擎宇他们四周,关注着今天热闹的进展情况,昨天大家都知道柳擎宇放下话要在今天拆除黄宝柱的猪圈,却沒有想到。

宋晓军为了给柳擎宇找个台阶,立刻分别拨通了建设局和城管局局长的电话,询问有关杨光辉、常江伟的消息,结果很快出來了,宋晓军听两个局长说,昨天晚上杨光辉和常江伟因为喝酒的时候喝了假酒,结果酒精中毒被送进了医院抢救,现在还处于重症监护室里监护着呢,危险到现在还沒有解除。

听到这个消息,宋晓军立刻意识到,这个消息绝对是早就设计好的假象,也只有这个借口可以确保杨光辉和常江伟两人这两人既可以不用來现场,又可以有充分的理由逃避柳擎宇任何追究责任的行为。

当宋晓军把这个消息向柳擎宇汇报完之后,柳擎宇的嘴角上露出一丝冷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