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虚情假意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30    作者:梦入洪荒

当天晚上,柳擎宇在南华市市委招待所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8点整,他便按照约定准时來到市委大院内,先到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牛振松那里报到,随后跟着牛振松一起來到市长黄立海的办公室内,等到黄立海安排好他的工作之后,三人乘坐两辆汽车再加上两辆陪同人员车辆一起组成了一个车队,前面有警察开道,浩浩荡荡的赶往瑞源县。.

南华市到瑞源县的道路还是相当不错的,有高速公路直到瑞源县县城边缘,一路之上,柳擎宇望着高速公路两边的景色和风土人情,频频点头,这个南华市的确不愧是经济大市,从南华市市区出來之后,道路两侧随处可见塑料大棚,一片一片的,蔚为壮观,在往外走,则可以看到一些工业企业分布在道路两侧,走不了多远就可以看到一个。

然而,当柳擎宇看到路标指示牌上写着进入瑞源县境内以后,却发现了一个让他无比郁闷的实事,那就是之前看到的成片的塑料大棚几乎消失不见了,至于工业企业更是一家都沒有,道路两侧一眼望去只有成片的农田,甚至还有不少农田一看就不知道荒废几年了,虽然是冬天,依然可以看到枯草成片。

随着车队距离高速公路出口越來越近,柳擎宇的心便一点点的在下沉,他发现,在高速公路两侧已经开始出现一些村庄,即便是有护栏故意遮挡着以免路人看到乡村概况,但是柳擎宇依然可以看到道路两侧的乡村几乎到处都是低矮破旧的房屋,偶然有一两件请砖瓦房出现,便显得鹤立群鸡。

车队來到高速公路路口处,刚刚出了收费处便停了下來,因为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外面,早就停了两排长长的车队,在高速公路两侧,站着浩浩荡荡几十人,当这些人看到柳擎宇他们这个车队走出來之后,纷纷弯起腰來。

车队停住了,只见这些迎接的人群中一个40多岁、身材微胖满脸带笑的男人走在最前面,直接來到警车后面的市长黄立海的汽车旁,伸手为黄立海拉开车门,把手放在车顶上防止对方撞到头。

黄立海这才不紧不慢的从车上走了下來。

这时,常务副部长牛振松和柳擎宇也纷纷开门下车。

下车之后,黄立海环视了一下四周,脸色阴沉着看向带头的这个男人说道:“魏宏林同志,你身为瑞源县县长,怎么能不遵守省委的指示,跑到高速公路路口搞迎來送往这一套呢,你这种行为是极其不正确的,你知道不知道。”

柳擎宇发现黄立海在说话的时候语气十分严厉,而旁边的魏宏林也十分配合,连忙低着头露出一副十分愧疚的样子说道:“黄市长,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错了,我一定改,但是我想着您是我们瑞源县的老领导了,您带着我们瑞源县人民创造了多年的辉煌,我们瑞源县人民全都感激您,我们这些老下属们只有用这种行动才能表达出我们对您的尊重和感激,我愿意接受处罚。”

黄立海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这才沉声说道:“既然你已经认错了,那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不过你要给我记住,下不为例,如果要是再让我发现这种情况,严惩不贷。”

魏宏林连忙点头犹如小鸡啄米:“好的好的,黄市长您放心,我们一定改。”

就在黄立海恶化魏宏林在那边对话的时候,站在柳擎宇身边的牛振松低声说道:“小柳啊,据我所知,像今天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多次了,次次两人都是这样对话。”

牛振松的话让柳擎宇身体一震。

如果牛振松的话属实的话,这就说明了几个问題,第一,魏宏林这样做是故意的,而且屡教不改,高规格的迎來送往给足了黄立海面子,而黄立海虽然每次都说要处理魏宏林,但是却每次都只是说说,这说明黄立海是十分享受这种高规格迎來送往仪式的,如果魏宏林要是真不到这里來迎接的话,恐怕黄立海会不高兴的。

黄立海批评完魏宏林之后,便把柳擎宇和牛振松给喊了过來,笑着说道:“牛振松同志,你给柳擎宇同志引荐一下瑞源县的各位同志们,大家先简单见上一面,有关初步印象。”

牛振松也不客气,用手指着魏宏林说道:“柳擎宇同志,这位就是瑞源县县长魏宏林同志,以后他就是的的副手,你们两个要一起率领瑞源县县委县政斧的同志们搞好瑞源县的工作,魏宏林同志,我身边这位就是你们瑞源县新任县委书记柳擎宇同志。”

魏宏林第一眼看到柳擎宇的时候,还以为他是牛振松的秘书呢,但是当他听到牛振松喊出柳擎宇名字的时候,便愣住了,他虽然听说过柳擎宇的名字,知道柳擎宇年纪比较轻,但是却沒有想到,真正见到柳擎宇的时候,却发现柳擎宇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年轻。

魏宏林心中不由得起了一个疑问:“省里领导是不是眼瞎了啊,派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人下了担任县委书记,能把瑞源县的工作搞好吗,别的不说,往瑞源县县委常委班子里面随便扒拉一下,最年轻的常委都是三十九岁,但是柳擎宇这个堂堂的一把手竟然看起來就好像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这样的人能服众吗,能把瑞源县的经济搞起來吗,该不会是以前那些有关柳擎宇招商引资的宣传报道都是吹嘘出來的吧。”

不过魏宏林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主,虽然心中已经对柳擎宇起了轻视之心,但是听到牛振松介绍之后,却在第一时间迈步上前,主动用力的握住柳擎宇的手摇晃了一下,显出十分亲切的样子说道:“柳书记,你真是年轻有为啊,以后我和我们瑞源县的同志们一定会大力配合你的工作,争取咱们一起努力,把我们瑞源县的经济发展起了,招商引资这块我们瑞源县可就指望您了。”

话,魏宏林说得十分诚恳,态度看起來也十分恭敬,然而,柳擎宇却从这话语之中听到了几分画外音,魏宏林在说话的时候总是让他自己來引领瑞源县的干部们,这说明他自认为他是可以代表瑞源县的干部们说话表态的,而他说招商引资要指望自己,这明显就是一个陷阱,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了他,那么一旦招商引资沒有成绩,他这个县长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反而需要自己这个主管人事工作的县委书记去承担责任。

这第一次见面,柳擎宇便看出來了,这个魏宏林绝对是一头老狐狸啊,虽然这老狐狸满脸带笑,说话客客气气的,但是城府极深。

柳擎宇和魏宏林握了握手笑着说道:“魏县长,你太客气了,我初來乍到,对瑞源县的情况还不太熟悉,还需要瑞源县的各位同志们多多给我提供情况和信息,我们一起把瑞源县的工作搞上去。”

柳擎宇话说得十分含糊,对魏宏林的陷阱并沒有接招,同时在话语之中也化解了魏宏林想要代表其他瑞源县干部们的意思。

魏宏林听完之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然而,在他笑容中却多了几分警惕之色。

柳擎宇的这番话让他意识到,柳擎宇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三言两语之间就化解了自己的陷阱,看來以后对待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还真不能掉以轻心。

随后,牛振松又用手一指站在魏宏林身边不远处的一个50多岁身材高大、瘦削满脸严肃的男人说道:“柳擎宇同志,这位是瑞源县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孙旭同志。”

孙旭阳立刻上前两步,伸出双手握住柳擎宇的手说道:“柳书记你好,欢迎你到瑞源县工作。”

说话之间孙旭阳依然不苟言笑,他那张脸似乎永远都是板着的,这让魏宏林那笑眯眯的模样形成了鲜明对比。

柳擎宇和孙旭阳握了握手笑道:“大家一起努力。”

从和孙旭阳的接触中柳擎宇意识到,这位县委副书记也绝对不是简单之人,因为以柳擎宇如今的眼力,对于一般人很容易就能够通过对方的言谈举止神态中揣摩出对方的大致姓格,然而,对这个不苟言笑的孙旭阳,他却看不出任何痕迹。

这说明此人在内心素质的修炼上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深度,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厉害,因为你看不穿对方,对方却能够看穿你,这样的不均衡本身就是一个劣势。

柳擎宇在观察孙旭阳,孙旭阳自然也在观察柳擎宇,虽然孙旭阳的脸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对柳擎宇却暗暗提高了警惕,因为他看到了柳擎宇眼神中表现出了对自己深深的忌惮和关注之意。

随后,在牛振松的引导下,柳擎宇纷纷与瑞源县其他县委常委们一一握手,对瑞源县的县委常委班子成员也有了比较清晰的认识,瑞源县一共有11名县委常委。

县委书记自然是柳擎宇,县长魏宏林,县委副书记孙旭阳,县纪委书记沈卫华,县委组织部部长黄俊毅,常务副县长许建国,常委副县长方宝荣,县政法委书记朱明强,县委办主任宋晓军,县委宣传部部长唐睿明,县人武部部长张洪刚。

众人见我面之后,便各自上车,前面警车开道,随后是长长的车队,整个车队浩浩荡荡來到瑞源县县委大院内。

一路行來,柳擎宇的眉头已经快要皱成一共大疙瘩了,因为他发现,这个瑞源县县城虽然挂着县城的名字,但是实际上,县城里面沒有几栋高楼,整座县城留给柳擎宇的第一印象便是三个字,,脏、乱、差。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