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大佬心思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25    作者:梦入洪荒

“柳书记,这钱我帮您付了。.”

“老板,给你饭钱。”

“柳书记,我们松松您。”

一时之间,整个早点摊上顿时便热闹起來,众人把柳擎宇簇拥在中间,纷纷与柳擎宇握手、合影表示对柳擎宇深切的感激之情,其中一位70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大娘更是直接双手紧紧的拉住柳擎宇的手说道:“柳书记,我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看到像你这样敢于和[***]份子作斗争的人啊,你扳倒了孙玉龙一伙贪官污吏,为我们老百姓解决了一大块心病啊,我们东江市的人都会感谢你的。”

柳擎宇连忙说道:“老大娘,这是我应该做的,谁让我是纪委书记呢。”

这时,旁边一个30多岁的上班族大声说道:“柳书记,你之前也有好几任纪委书记,但是沒有一个人能够像您这样大刀阔斧的进行反腐的,柳书记,您就是我们东江市的大救星啊。”

北风呼啸,天空中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

然而,簇拥在早点摊上的老百姓却越來越多,尤其是当众人听到柳擎宇要离开东江市的时候,很多人纷纷都围拢过來,而柳擎宇要离开的消息就好像是长了翅膀一般,在东江市大街小巷蔓延开來。

不到十分钟,柳擎宇前后左右的街道两侧已经站满了东江市的老百姓。

鹅毛大雪肆无惮忌的吹打着人们的脸庞,但是,不管是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老大娘,还是十多岁的小孩子们,所有人全都用充满了尊敬和感激的目光注视着柳擎宇的方向,虽然柳擎宇早已经被一层层的人群给围住了,但是众人的目光却依然看向柳擎宇的方向。

雪片落在人们的脸上,脖子上,人们沒有丝毫的躲避之意,眼神中那炙热的感恩之心早已经融化了雪片和寒风。

看到自己被老百姓给围住了,柳擎宇知道,自己得赶快离开才行,因为风雪比较大,天气太冷了,在等下去老百姓会冻着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冲着身边众人一抱拳,满脸感动的说道:“各位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弟弟妹妹,非常感谢大家对我柳擎宇的关心,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能不能请大家帮忙让开一条道路,我得赶快走了,如果我不走,前面的那些朋友们还得在寒风中等待。”

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众人立刻行动起來,很快的,老百姓们自发的彼此相互提醒着、拉扯着给秦睿婕的汽车腾出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此刻,已经得到柳擎宇提前离开消息的郑博方和唐绍刚等人就站在人群的外围,他们想要冲都冲不进來,只能拼命的向着柳擎宇挥手告别。

秦睿婕和柳擎宇坐进汽车,汽车发动,缓缓向前行去。

这时,早点摊老百姓突然手中挥舞着柳擎宇给的那张10元钞票大声奋力的挥舞着手臂:“柳书记,您的饭钱还在这里呢,我不能收您的饭钱啊,您是我们东江市的大救星啊。”

一边说着,老板一边拨动着人群想要冲过來,但是他却寸步难行。

这时,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对老百姓说道:“老板,你收起來吧,柳书记在我们东江市当官的时候就从來沒有收取过任何人的贿赂,沒有向我们老百姓索取过任何的好处,他即将离开了,你总不能让他坏了名声吧。”

早点摊老板苦涩一笑,停住了脚步:“是啊,柳书记真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啊好官啊,如果东江市的官员都能像柳书记这样,我们的生意就好做多了,可惜啊,哪个月都会有人过來收取各种名目的费用,虽然大的贪官解决了,但是那些小鬼们却是难缠啊。”

那个中年人立刻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说道:“我说老板啊,你就知足吧,自从柳书记到了以后,那些小鬼们不是比以前收敛了很多吗,以前哪个月你不得拿个七八百去打点他们,现在在柳书记的震慑之下,他们一个月顶多只敢向你索要两三百。”

早点摊老板使劲的点点头:“是啊,柳书记在的时候,我们老百姓是实实在在的得到了实惠,只是不知道柳书记这一走,我们是不是还得像以前一样,继续忍受那些阿猫阿狗们的搔扰和野蛮索取啊。”

中年人苦笑了一下:“谁知道呢。”

两人虽然在聊着天,但是他们的目光却注视着柳擎宇离去的方向,眼神中充满了感恩和留恋。

漫天雪花纷纷扬扬,柳擎宇乘车离开了东江市。

东江市的老百姓们沿着街道两侧排成了长长的队伍,双眼噙着泪充满不舍的和柳擎宇挥手告别,一路之上,柳擎宇早已经打开车窗,不断的四周的老百姓们挥手致意。

一边开着车,秦睿婕一边叹息一声说道:“柳擎宇,如果我们华夏的当官的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在临行之前获得老百姓如此敬重和不舍,我们实现华夏梦真就在眼前啊。”

柳擎宇苦笑着说道:“睿婕,说实在的,我认为我只是做了一名共*产*党*员、一名官员应该做的而已,在其位,谋其政,只要当官的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只要他们心中能够真正的装着老百姓、装着自己的工作,那么几乎50%以上的官员都能够达到我这种程度,最关键的是,官员能否放下心中种种欲望,塌下心來去做事。”

说道此处,柳擎宇唯剩一声长叹……

汽车驶离了东江市城区,雪花渐渐的小了下來,背后那些送行的人群在渐渐远离、消失。

由于刚刚下雪,路上只有一层薄薄的雪花,靠近高速公路这边雪下得比较小,所以高速公路还沒有封,柳擎宇他们驶入高速,一路疾驰向着省会辽源市方向进发,柳擎宇觉得既然自己已经被免职了,现在也沒有什么安排,那不如回燕京市老家去,陪着父母和爷爷奶奶身边,好好尽一尽孝心。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响了起來。

是曾鸿涛打來的。

柳擎宇心中对曾鸿涛还是有几分不满的,所以,并沒有第一时间去接通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柳擎宇估计着对方不会再给自己打來了。

然而,电话铃声刚刚落下,很快便再次响了起來。

秦睿婕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柳擎宇的手机,发现竟然是曾鸿涛的电话,秦睿婕立刻有些焦急的催促道:“柳擎宇,是曾书记的电话,赶快接啊。”

柳擎宇带着一丝怨气道:“曾书记怎么了,他还不是一样过河拆桥。”

虽然嘴里这样说着,不过柳擎宇还是在电话铃声响了几声之后接通了电话。

“柳擎宇,你立刻到省委來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面谈,我在省委等着你。”电话那头,传來曾鸿涛十分严肃的声音。

柳擎宇带着几分疲惫说道:“曾书记,我有些累了,正好现在沒有什么工作,我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休息,我看你是别想了,我这边有一个县委书记的位置需要你去救急,你赶快过來把,现在这件事情已经非常紧迫了,南华市瑞源县的老百姓都在对你翘首以盼呢,我需要代表省委好好的面试你一下,看看你能否胜任这个县委书记的职务。”说完,曾鸿涛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來嘟嘟嘟忙音,柳擎宇心中波澜起伏,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要让我去南华市瑞源县当县委书记,这不太可能吧,曾书记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难道是在考验我吗。”

秦睿婕笑着说道:“我看之前很有可能曾书记是在考验你啊,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帮你物色这么一个职务呢,柳擎宇,我看你这一次真的是搭上仕途快车了,曾书记那可是白云省的省委一号,正常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过问你一个小小处级干部的职务调整问題,仅仅是那些厅级的人事工作就足以让他忙活一阵的了,我看曾书记对你肯定是起了爱才之心了,正因为如此,他对你的要求才会格外严格。

我认为,曾书记不可能不知道李万军直接免了你这个市纪委书记的职务,更不可能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但是他却偏偏按兵不动,这应该是对你的心姓和意志力进行考验,毕竟,在官场之上起起伏伏非常正常,你只有能够经过这种考验,才能走的更远。”

柳擎宇听完使劲的点头,其实,对于这些道理柳擎宇心中又何尝不清楚呢,只不过清楚归清楚,但是柳擎宇现在毕竟不是那种老油条,而是一个才刚刚过了24岁生曰才半年左右的年轻人,心姓有些时候还是难免浮躁,正因为如此,他心中对曾鸿涛才有了一丝怨气。

但是此刻,柳擎宇心中的那种怨气已经完全消失了,经历此次情绪的起起伏伏,柳擎宇一下子就成熟了许多,对于很多事情也看得透彻了一些,不过此刻柳擎宇心中并沒有即将成为实权一把手的喜悦,更多的却是一种肩上压上重担之后的沉重,刚才曾鸿涛的话他听得清楚,曾书记让自己去南华市瑞源县是要自己去救急的。

一个疑问浮上心头:“南华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需要自己去救急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