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 泪别东江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25    作者:梦入洪荒

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柳擎宇并不知道,此刻那个风华绝代、乌发垂肩的美艳空姐已经换上了一袭粗布僧衣遮住了她那玲珑有致的娇躯,养了20年的三千烦恼丝已然飘然离开了她的头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光洁可鉴的光头。.

任泪珠涟涟,任轻风拂着光头,孙绮梦跪在佛像前,轻轻敲打着木鱼,开始了尼姑生涯的第一天,从此刻起,她的心中正在渐渐忘却尘世间的喧嚣和嘈杂,努力的开拓着一片心灵的净土。

梵音渺渺,梵香袅袅,深山古刹,青灯美人,泪流千行,无眠。

这一夜,柳擎宇同样无法入眠。

这一夜,还有很多人和柳擎宇一样无法入眠。

第一个无法入眠的就是李万军,当李万军得知孙玉龙直接被纪委双规之后,恨透了柳擎宇,因为他非常清楚,孙玉龙的被双规意味着自己所统领的那庞大的利益集团投入到可燃冰项目中的巨额资金再也沒有挽回的希望,因为从吴量宽和白云省签订的合作成立慈善基金的合同中,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吴量宽很有可能是柳擎宇或者曾鸿涛所布置的一枚棋子,孙玉龙和自己全都上当了。

而且李万军已经通过一些内线消息得知现正那巨额的资金已经以慈善基金的名义单独成立了一个账户,即便是白云省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对这笔资金进行支配,所有的支配资金每一笔钱都必须要在慈善基金的官方网站上和省委省政斧的网站上进行公布,避免任何人依仗权势在慈善基金上进行贪腐行为。

李万军被这个结果气得差点吐血,正因为如此,他才以十分强硬的态度通过了免去柳擎宇东江市纪委书记职务的决定,而且他早已经下定决心,从今往后,辽源市绝对不会再接纳柳擎宇这个扫把星在其所辖地市进行工作。

尤其是今天晚上,他独自一个人在家喝了一会闷酒之后,更是气得七窍生烟,最后,他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任丹阳的电话:“老任啊,交给你一个任务,今天晚上连夜从市电视台派出一个新闻小组,做好报道柳擎宇离开东江市的准备。”

任丹阳一愣:“李书记,明天上午柳擎宇会走吗。”

李万军道:“就算他明天上午不走,明天下午也会走的,今天下午他就已经和郑博方把纪委的工作交接完了,而且我听说柳擎宇在迎接晚宴上心情抑郁寡欢,回去的时候情绪明显不好,所以我估计他很有可能明天上午就会孤独寂寞的离开,东江市的干部们对他早已经恨之入骨,恐怕除了柳擎宇的那几个嫡系人马不会有人会去送他的。

你让市电视台的记者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要想办法拍摄一下柳擎宇孤独离开时的惨象,拍摄完之后,要在第一时间在咱们市电视台上进行播出,我们要让所有辽源市人民看一看,像柳擎宇这样一个沽名钓誉之辈、狠辣无耻之徒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任丹阳对李万军非常了解,他知道,这位市委书记平时的时候是十分理智的,哪怕是恨一个人也很少会溢于言表,但是今天,李万军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表现了他对柳擎宇的如此憎恨,这说明李万军此刻恨柳擎宇几乎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用新闻报道的方式在柳擎宇离开东江市之际狠狠的在宣传一番,这简直是**裸的打柳擎宇的脸,甚至是打柳擎宇背后之人的脸。

虽然任丹阳总是感觉这样做有些不妥,但是领导有令,他不得不从,还是点头答应了下來:“李书记您放心,我马上让市电视台的人立刻连夜赶往东江市,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对全市[***]道柳擎宇离去时的凄惨孤独之景。”

辽源市电视台的人当晚接到任务便连夜启程了,就在辽源市电视台启程的同时,白云省省委书记曾鸿涛也接到了汇报,得知了辽源市电视台的动作之后,曾鸿涛立刻对自己的秘书说道:“你立刻通知省电视台的有关同志,让他们也派出一路记者前往东江市,让他们对柳擎宇的离去场景进行跟踪报道、拍摄,我倒是要看看,李万军会耍什么花样出來。”

说话之间,曾鸿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寒冷之色,曾鸿涛对李万军越发不满了。

早晨7点钟,柳擎宇依然像往常一样准时起床,洗漱完毕之后,柳擎宇环视了一下这个住了还不到半年的房间,心中虽然有着几分不舍和留恋,却只能惨然一笑,稍微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凑了不到一个小皮箱,随即起身下楼,这套房子是龙翔帮忙租的,后续自然也是由龙翔來处理,柳擎宇不需要担心这些。

本來,郑博方、龙翔等人昨天就跟自己说好了,今天早晨8点钟要过來给自己來送行的,柳擎宇当时也答应了,但是柳擎宇心中很不是滋味,觉得如果郑博方等人再送自己的话,可能心中会更加难受,所以他决定提前一个小时起身,然后坐公共汽车直接离开东江市,因为他当初第一次就是这么过來的。

柳擎宇刚刚走到楼下,便看到门口处停了一辆长城哈弗汽车。

看到柳擎宇下楼,哈弗汽车的喇叭响了,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充满成熟女人韵味的艳丽面孔,是秦睿婕。

柳擎宇一愣。

秦睿婕嫣然一笑,柔声说道:“我听龙翔他们说你今天8点钟要走,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不会等到8点钟的,所以6点钟我就已经赶到了楼下等着你,果然让我给等着了,上车吧,我带你离开。”

听到秦睿婕的话,柳擎宇那原本抑郁难受的心头就让一软,秦睿婕这番话就仿佛是一道清泉,轻轻涤荡了一下柳擎宇那充满了苦涩和痛苦的心田,尤其是当柳擎宇听到秦睿婕说她6点钟就赶到了之后,他便意识到,秦睿婕可是从苍山市赶过來的,从那边到这里至少要三四个小时的车程,如此算來,恐怕秦睿婕凌晨一两点钟便出发了。

秦睿婕可是一个女人啊,大晚上一个女人驱车几百公里來到这里,又在楼下等了自己一个多小时,即便是柳擎宇的心是铁做的,此刻也已经融化了。

柳擎宇看着秦睿婕柔声说道:“秦睿婕,谢谢你。”

秦睿婕假装嗔怒道:“谢什么谢,赶快上车,跟我还客气啥。”

柳擎宇笑了笑,拉开驾驶室车门说道:“我來开车吧,你休息一会,你都开了一夜车了,太辛苦了。”

柳擎宇说完,秦睿婕便笑了笑,站起身來,向副驾驶位置坐了过去,只是当她坐定之后,脸上却多了几颗晶莹的泪珠。

看到那几颗泪珠,柳擎宇的心头便是一颤。

这一刻,柳擎宇深刻的感受到了秦睿婕对自己那深深的爱意。

柳擎宇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从秦睿婕这几颗泪珠他便推断出來,秦睿婕肯定是被自己刚才那番关心之语给感动了,这虽然是好事,但也恰恰说明自己对秦睿婕的关心非常不够,否则的话,她又怎么会因为自己这几句关怀话语所感动呢。

此刻,柳擎宇突然开始反省起來,我或许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工作上了,反而忽略了身边的朋友和亲人的感受,忽略了对他们的关心,看來,自己以后需要好好的加强在这方面的努力了。

柳擎宇从车上纸巾盒里抽出几张纸巾亲自帮秦睿婕拭去眼角的泪珠,柔声说道:“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秦睿婕破涕为笑:“呸,你才不漂亮呢,快点开车,你们小区外面2公里的一处路边有个早点摊,我开车过來的时候那边刚刚开工,咱们先去那边垫吧垫吧,我都快饿死了。”

柳擎宇点点头,按照秦睿婕的指引把车停到了路边一个停车位处,然后两人走下汽车來到早点摊前坐下,每个人要了一碗豆腐脑两根油条一个茶叶蛋,吃完之后,柳擎宇喊了一声老板结账,随后从口袋中掏出10块钱放在桌面上起身向汽车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走过來负责收钱的老板看到桌子上放着10块钱,立刻从口袋中拿出2块钱快步走了过去,追着柳擎宇说道:“哥们,你给多了,找你2块钱。”

柳擎宇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找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老板看着柳擎宇突然愣了一下,随即大声说道:“柳擎宇,你就是柳擎宇书记吧。”

柳擎宇看着早点摊老板说道:“你认识我。”

老板立刻充满激动的说道:“认识,当然认识,如今我们东江市的老百姓谁不认识您啊,柳书记,您这是要离开我们东江市了吗。”

柳擎宇点点头:“是啊,我该走了。”

这时,老板收回那2块钱,取出柳擎宇刚才那张十块钱的钞票递给柳擎宇说道:“柳书记,你是我们东江市老百姓的大救星啊,你的钱我不能要,沒有你,孙玉龙那些王八蛋[***]分子们就根本不可能落网,都是因为你啊,柳书记,今天这早点算我请您,您千万不要客气,我知道您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我能够为您做得只有这么多了。”

这时,四周吃饭的老百姓听到老板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柳擎宇,顿时全都放下手中的碗筷呼啦一下子围了上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