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欲哭无泪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23    作者:梦入洪荒

孙玉龙现在已经郁闷的想要放声大哭了。

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一向最为信任的老同学竟然会在这个最为关键的时刻突然不辞而别,导致自己所有的资金全部无法提出。

孙玉龙非常清楚,一旦错过了提取资金的最佳时机,一旦等到自己真正被盯上了,到时候就算是提取出來,自己也未必能够有机会再往国外转移了。

怎么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吴量宽到底在想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孙玉龙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孙玉龙拿起手机一看,是吴量宽的,连忙接通了:“老吴啊,你现在到底在搞什么,怎么不辞而别了,现在这边都火烧眉毛了。”

电话那天,吴量宽的声音显得十分低沉:“老孙啊,看來老同学的面子上,我奉劝你一句,赶快去找纪委部门自首吧,那样的话也许你还有一份活路,否则的话,恐怕你今生难以善了啊。”

孙玉龙心中一翻个:“吴量宽,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孙玉龙对不起你吗。”

吴量宽苦笑道:“你自然沒有对不起我,但是老孙啊,你对不起东江市的老百姓啊,咱俩都是东江市人,但是你想想看,这些年來,你这个当父母官的真的对得起咱们东江市的父老乡亲吗,老孙啊,你自己都身价数十亿了,可是你看看咱们东江市,有多少乡镇老百姓穷得叮当响,有多少老百姓在戳你的脊梁骨,实话跟你说吧,这一次,不仅你的那笔钱拿不到了,其他你们交给我运作的那笔钱也拿不到了。”

“什么,拿不到了,吴量宽,你他妈的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为什么这样做。”孙玉龙突然暴怒吼道。

吴量宽怒声反击道:“孙玉龙,你听清楚了,我这是在为你和你背后那些贪官污吏们积德行善,你们交给的的这笔钱我已经以我个人的名义与白云省省委省zhèng fǔ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这笔钱将会作为公益慈善基金,由我派出专业慈善人员与白云省一起对这笔资金进行统筹管理,用于支援白云省尤其是东江市贫困乡村的教育、医疗、体育等事业的建设,同时也用于为东江市老百姓们提供创业贷款支持……”

吴量宽和孙玉龙说了一下这笔巨额资金今后的使用情况,还沒有等他说完呢,孙玉龙便十分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讲述:“吴量宽,你脑袋被驴踢了吧,那笔钱是你自己的吗,你凭什么私自处理那笔资金,我告诉你,立刻与白云省方面解除协议,否则的话,我直接到你们美国总公司告你去。”

吴量宽淡淡一笑:“不好意思啊孙玉龙,你可以随便去告我,我无所谓的,我在去你们东江市的时候就已经辞职了,而且我和你们这些人签订合同的时候使用的都是一家使用一个美国流浪汉的身份所注册的公司的名字,这家公司和我们公司的名字只差一个字母,如果当时你们要是认真看的话还是可以发现问題的,但是你们却偏偏沒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所以,就算是你要告我也搞不倒我,因为根据美国的法律,只要那个流浪汉不找我的麻烦,你是沒有办法找我麻烦的。

孙玉龙,你可以把我的行为当成是行骗,但是,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们任何人要是找我的麻烦,那么我就会把这笔资金内每一个人的详细情况都提供给白云省纪委甚至是中*纪委,到时候,你们这笔资金里的每一个人都将会受到纪委的严厉查处,就算你敢告我,你认为李万军会让你告我吗。”

吴量宽说完,孙玉龙气得七窍生烟,怒火攻心却又无法排解,吴量宽这一招实在是太狠辣了,狠辣到他一点脾气都沒有,怒大伤肝,孙玉龙一气之下,噗嗤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这时,孙玉龙的老婆何晓琳听到噗通的声音推开门跑了进來,看到孙玉龙倒在地上,地上还有一摊鲜血,她顿时吓坏了,连忙一边大声的呼唤着孙玉龙的名字,一边掐人中,拍打前心,捶打后背,过了一会,孙玉龙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老婆何晓琳那双充满关切还带着泪珠的眼睛,孙玉龙愣了一下。

何晓琳看到孙玉龙醒了,立刻破涕为笑:“玉龙,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我了,你怎么突然晕了过去,地上还有一滩血,你先不要动,我已经打120急救电话了,他们一会就过了。”

孙玉龙撑起身体坐了起來,对何晓琳说道:“打电话告诉120不用來了,我沒事。”

何晓琳指着地上那摊血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孙玉龙叹息一声说道:“哎,我这是被气得啊,现在,我真的有些yù哭无泪了。”

何晓琳问道:“到底怎么了。”

孙玉龙沒有脸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何晓琳,他也不太放心,只是说道:“沒事,只是被人给坑了,我这个市委书记也暂时被停职了。”

何晓琳看着孙玉龙依然不肯对自己吐露实情,原本关切孙玉龙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怨恨,她知道,自己在孙玉龙的眼中不过是一个附属物而已,他从來就沒有真正的爱过自己,当时他费尽心机的追求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老爸当时是辽源市的老市委书记,他追求自己不过是为了争取仕途之路更加顺畅而已,现在,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孙玉龙也已经找到了新的靠山李万军,他对自己的感情自然也就淡了,而且他还在外面找了小三。

虽然何晓琳为了保护孙玉龙,也找了程书宇这个情人,但是实际上,由于孙玉龙是她的初恋,也曾经对她好过几年,即便是后來自己父亲死了,他也沒有和自己离婚,所以她对孙玉龙还是有几分感情的。

虽然刚才孙玉龙并沒有跟自己多说什么,但是何晓琳也已经听说孙玉龙被免职的消息,而且外界传言,孙玉龙很有可能在不久之后被双规,何晓琳有些心疼,尤其是当她看到孙玉龙吐血晕倒的时候,她内心深处对孙玉龙的那种爱便再次发酵了。

何晓琳双眼含泪说道:“玉龙,我听外面的人说省纪委的巡视组正在咱们东江市四处活动,搜集你的相关违纪证据。”

听到这个消息,孙玉龙就是一愣:“什么,省纪委的人还沒有走。”

何晓琳点点头:“是啊,沒有走,他们还在调查你。”

孙玉龙听到这里,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和对方聊了一会之后挂断了,他的脸sè也黑了下來。

通过这个电话,他已经知道,省纪委已经下定决心要查办自己了,李万军虽然有心保自己,但是他现在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因为他受到了來自燕京市的批评,虽然省委书记曾鸿涛现在还沒有对付他的意思,但是他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再继续去刺激曾鸿涛了,否则的话,曾鸿涛一旦发怒,李万军也承受不起,所以,在东江市,孙玉龙只能依靠自己了。

此时此刻,孙玉龙想起家族大佬的那充满了冷漠态度的无情言语,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危险了,一时之间,孙玉龙的脸上写满了颓废和沮丧。

看到孙玉龙的神情,何晓琳心中一疼,她轻轻的搂住孙玉龙的头柔声说道:“玉龙,不要着急,现在还沒有到最后认输的时候,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被双规的。”

此时此刻,心中已经几乎将近绝望的孙玉龙听到何晓琳的这番话,突然感觉到心中暖暖的,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突然发现,原來,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至少,他还有何晓琳对自己的柔情和安慰。

孙玉龙苦笑着说道:“晓琳,你……你真好。”

绝望的人对于关切是最为敏感的,一直对何晓琳沒有任何感情的孙玉龙此刻突然对何晓琳多出了一丝依恋感,也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原來何晓琳是自己的妻子。

何晓琳听到孙玉龙说出这几个字,泪水夺眶而出,虽然孙玉龙只有短短的几个字,但是这几个字,孙玉龙说话的时候却多了几分感情,自己好像回到了父亲还健在之时孙玉龙对自己万分关切的时代。

这时,孙玉龙再次长叹一声:“哎,人财两空,天要亡我孙玉龙啊。”

何晓琳看到孙玉龙那再次充满了绝望的眼神,大受刺激,咬着牙做出了一个决定:“玉龙,你不要着急,我有一个办法,也许能够帮助你解脱困境。”

孙玉龙一愣:“什么,你有办法,什么办法。”

何晓琳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着牙说道:“玉龙,咱们的女儿绮梦和柳擎宇关系非常好,之前还听说他们两个人在搞对象,只不过当时你坚决反对,现在两人之间的來往已经很少了,我最近又听说柳擎宇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关系非常好,我想,如果咱们女儿能够出面去求柳擎宇,让他想办法放过你,也许你的事情还有一线转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