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疏而不漏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22    作者:梦入洪荒

唐绍刚说完,廖敬东和孙玉龙的脸色当时便变了。.

这时,唐绍刚接着说道:“在东京市,很多人太嚣张了,为了自己和小集团的利益,肆无忌惮,贪赃枉法,沆瀣一气,省委怎么可能对此不知不查呢,只不过某些人利益熏心,竟然一直妄想和省委对抗,想要利用他们所编织起來的庞大的利益关系网來营造最为稳妥、安全的贪腐渠道,从而保证长期的利益。

然而,这些人也不想想,当人民的利益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侵犯的时候,当一个地方上*访不断的时候,就算是傻瓜都能知道这个地方绝对有严重的问題,就算是有市委领导罩着又如何,难道他们就不想一想,能源问題事关全省能源战略布局,省委又怎么可能会不闻不问呢,尤其是黑煤镇的煤炭资源质量在整个白云省都非常有名,省委领导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

听到这里,廖敬东已经完全明白唐绍刚的意思了,他充满愤怒的看向唐绍刚说道:“唐市长,这么说來,你是省委派下來的卧底,之前你和我们所联合采取的种种行动难道全都是虚假的吗,我可是清楚的知道,你贪污受贿的数量可是相当之高啊,难道省纪委对此就一点都不知道吗。”

这时,滕建华说道:“当然知道,唐绍刚所贪污受贿的每一分钱全都第一时间进入了省纪委专门为唐绍刚所开辟的专门账户中,至于那些向唐绍刚行贿的煤老板和官员的所有信息,唐绍刚早已经第一时间向省纪委进行了汇报,所以,唐绍刚的存在并沒有造成多少损失,反而让省委、省纪委对东江市的局势了解的更加清楚。”

廖敬东和其他常委听完之后,脸色全都变了,谁也沒有想到,唐绍刚隐藏得竟然如此之深,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滕建华解释完,廖敬东等人全都被带走了,会议室内一下子便再次沉寂了下來。

整整5名市委常委被双规,再加上孙玉龙暂时别停职,这对整个东江市官场來说,绝对是一次重量级的地震,要知道,孙玉龙虽然沒有被双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被双规,因为几乎所有东江市的常委们全都知道,孙玉龙绝对是他们的头目,只不过孙玉龙隐藏得非常好,沒有任何人能够抓到他任何的把柄,而且他所贪污受贿的时候从來不直接与别人发生交易,都是通过代理人來进行的,而对这些代理人的控制,孙玉龙做的相当到位,无人可以匹敌。

正因为如此,虽然众人都知道孙玉龙的身份,但是哪怕是他们被双规了,也沒有人愿意去供出孙玉龙,因为他们都知道,孙玉龙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只要孙玉龙不出问題,他们依然保存着被想办法减轻刑罚或者被救出來的可能姓,而且就算是供出了孙玉龙,也找不出他的证据,这是不可能立功的,但是却又可能因为被孙玉龙得知而面临生死威胁。

所以,孙玉龙到现在为止依然是安全的。

不过此刻,所有常委们全都对孙玉龙在东京市的未來充满了悲观,毕竟,东京市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孙玉龙根本不肯能继续在东京市任职了,大家都在思考着今后如何与孙玉龙相处,思考着自己应该去哪里活动活动以便争取一个更好的位置。

诡异的气氛在整个会议室内蔓延起來。

这时,滕建华说道:“各位常委们,我相信亲历了今天的这次大场面,大家都应该已经非常明确省委的态度了,那就是省委对[***]是零容忍的态度,就算是有人依仗着上面有人,想要胡作非为,最好也要好好的想一想,对方是否能够保得了你,因为他有可能都未必能够自保。”

说道这里,滕建华声音提高了几度:“我希望今天剩下的各位常委们能够团结一心,等到东江市新的班子配齐之后,一起把东江市的经济搞上去,好了,散会吧。”

滕建华说完,迈步向外走去。

就在东江市这边市委常委会上发生了大规模双规事件的时候,辽源市市委常委会上,在省委书记曾鸿涛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的亲自坐镇之下,也有两名市委常委直接被双规,一名是辽源市市委秘书长戴卫平,另外一名是辽源市市纪委书记郭天明,这两人被双规,是省委对李万军的一次无声警告,李万军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脸色阴沉得吓人,双眼中怒火冲天,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今天的会议是曾鸿涛亲自坐镇,韩儒超亲自双规被双规人员的名字,并且直接当成出示了很多证据,这让李万军想要包庇都不敢出面。

这个双规的过程很短暂,但是,接下來便是漫长的学习中央有关反腐方面指示文件的时间,曾鸿涛和韩儒超在场,谁敢放松,所以,整个上午,辽源市市委常委会这边几乎无人可以与外界取得联系,所以,他们对于东江市那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中午12点左右,东江市和辽源市这边全都散会了。

孙玉龙走出会议室之后,上了自己的专车,在返回家的途中便拨通了李万军的电话,把东江市这边发生的情况第一时间向李万军进行了汇报。

李万军听完之后,气得直接爆了粗口:“我艹,这个曾鸿涛和韩儒超太不是东西了,这两个王八蛋在合伙整我们啊,这是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不过愤怒过后,李万军很快便恢复了理智,立刻说道:“老孙啊,这件事情我看不简单啊,以前的时候为什么曾鸿涛他们不敢采取任何动作呢,为什么这一次却又突然动作呢。”

孙玉龙听完之后,眉头也紧皱起來:“是啊,李书记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奇怪了,为什么省委这次突然采取了这么大的动作呢,难道他们对我们就沒有一点顾忌吗。”

李万军沉默良久,突然狠狠一拍脑门,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说道:“我想起來了,以前的时候,省委之所以一直沒有对黑煤镇和东江市下手是因为他们担心我们在黑煤镇那边获得的巨额利益直接滞留在海外不会來了,那样就造成了巨额损失,现在,我们的资金已经全都进入了省里和新源集团共同掌控的账户里,很有可能省委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才如此肆无忌惮的。”

孙玉龙听到李万军的分析,当时吓得冷汗刷的一下就冒了出來,声音也颤抖起來:“李……李书记,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我们投入新源集团那笔资金可能会出现问題吧。”

李万军使劲的点点头:“沒错,这种可能再无线的增大,孙玉龙,你立刻通知你的老同学吴量宽,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把已经投入到新源集团这个项目上的资金立刻撤离出來,赶快再次放回到国外去。”

孙玉龙连忙点头:“好的,李书记,我马上办。”

说完,孙玉龙立刻挂断了电话,然后去拨打老同学吴量宽的电话。

然而,让孙玉龙最郁闷的一幕出现了。

吴量宽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一下,孙玉龙着急了,他立刻动用了自己最核心的关系,调查了一下吴量宽的行踪,然而,让孙玉龙沒有想到的是,吴量宽竟然已经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现在飞机已经降落在美国那边了。

孙玉龙急得直跺脚:“吴量宽啊吴量宽,你小子到底在玩什么啊,为什么不辞而别啊,那笔巨额资金怎么办。”

想到此处,孙玉龙立刻意识到,吴量宽这边很有可能出现了一点意外,随即,他立刻给自己的铁杆嫡系人马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带人前往吴量宽的老家,想要把吴量宽的亲人们给绑架起來,从而威胁吴量宽尽快返回国内或者在国外对于那笔巨额资金进行艹作。

此时此刻,孙玉龙突然有了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因为当初他为了把自己和自己身后那庞大的利益集团全都隐藏起來,让任何人尤其是白云省的人查不到他们的身影,所以在他们把资金委托给吴量宽进行艹作的时候,签订的是读力艹控合同,也就是说,这笔钱只能由吴量宽來负责签入和签出,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这个权限,所以他们通过这种代理关系,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影子,却又把资金的控制权交给了吴量宽。

过了查不到有5个多小时,孙玉龙的电话响了,是那批手下打來的,手下告诉他,吴量宽的家人已经于三天之前就已经举家搬离了原住地,现在已经出国了。

听到这个消息,孙玉龙一下子就傻眼了,他的心在一点点的下沉。

孙玉龙心中暗道:“吴量宽啊吴量宽,你可是我的老同学啊,你该不会坑我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孙玉龙这次可真是要欲哭无泪了,但是,如果你不是要坑我的话,为什么又在这个时候跑到美国去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