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杀气腾腾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21    作者:梦入洪荒

当柳擎宇接过王瘸子的手机听完录音之后,顿时气得咬牙切齿,他万万沒有想到,于庆生身为一名处级官员,为了包庇一些贪污[***]的手下,竟然使出如此阴毒傻杀招,想要将自己彻底整死,这简直是胆大包天了。.

一边命令众人继续向着东江市返回,柳擎宇一边给省纪委书记韩儒超打了个电话,把于庆生的事情向韩儒超汇报了一遍,韩儒超听完之后沉声说道:“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继续带着人向着东江市进发。

一路之上十分顺利的赶到了东江市。

柳擎宇的手机除了给韩儒超打电话的时候稍微开了一下机之外,其他时间一直保持关机状态,直到进了市区之后才打开手机。

柳擎宇的手机刚刚打开不就,手机响了起來,柳擎宇拿出手机一看,是孙玉龙打來的电话:“柳擎宇,你到哪里了,赶快回來,省纪委滕副书记就在咱们市委坐着等你呢,你不來,常委会沒法开。”

柳擎宇有些疑惑的说道:“孙书记,我今天有些事情耽搁了,所以真是不好意思啊。”

孙玉龙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就快点吧,大家都整整等了你三四个小时了。”

柳擎宇连忙说道:“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就在柳擎宇急匆匆的赶往市委大院的时候,比他早回來半个多小时的于庆生已经在常委会会议室内坐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了,他一直想要找时间把黑煤镇的变化告诉孙玉龙,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所有进入常委会的常委们都被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要求把手机全部关机并且上缴。

这个要求让于庆生十分郁闷,因为他根本无法用手机和孙玉龙进行沟通,于庆生想要通过上厕所的时间向孙玉龙进行汇报,结果省纪委有严格要求,那就是今天常委会上,所有常委们必须一个一个的去厕所,而且只能去制定的厕所,而厕所门口处有纪委专人值班,确保每次厕所内只可能有一个人存在。

在座的所有东江市的常委们都有一种山雨欲來风满楼的感觉,因为这一次纪委的行动实在是太突然了,而且纪委的人大早晨就赶到了东江市,随后便以突然袭击的方式一个一个的让所有东江市市委常委们赶到了市委常委会议室内。

随后,众人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众人在等待着柳擎宇和于庆生的到來,因为今天滕建华说得十分明白,今天要召开一次反腐倡廉特别工作会议室,学习省委关于反腐倡廉的重要指示,所以,必须全部到齐之后会议才能开始。

在这种情况之下,众人只能慢慢的等待着。

当柳擎宇赶到之后,滕建华沉声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开始召开反腐倡廉会议,首先,我这里有一份省委开会的文件,大家每个人一份先看一下。”

随后,纪委工作人员把文件的复印件给每个人发了一份。

当东江市众位常委们看完这份文件之后,全都感觉到心情沉甸甸的,因为在这份省委开会的文件上,省委书记曾鸿涛以十分严厉的语气表明了省委坚决反击[***]的决心,曾鸿涛语气十分严厉。

等众人看完文件之后,滕建华说道:“好了,下面请东江市的各位常委们谈谈你们的看法。”

孙玉龙第一个发言:“滕书记,我认为我们东江市全体市委常委们应该认真学习和领会这次省委会议精神,严格按照各项规章制度办事,绝对不能贪赃枉法,贪污腐化……”

孙玉龙洋洋洒洒浩浩荡荡正气凛然的讲了足足有十多分钟这才结束他的发言,随后,东江市市委常委们一一发言,分别对[***]行为表示了最为严厉的谴责,对反腐倡廉工作表示了强烈的支持。

等轮到柳擎宇发言的时候,柳擎宇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反腐倡廉,要看的是表现和实际行动,如果每一个官员都能真正的把自己所讲的话落在实处,那么我们华夏也就不会存在贪官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蕴含着一种十分犀利的尖刺。

在场很多常委们听完之后感觉到十分不满。

于庆生因为黑煤镇的事情对柳擎宇十分不满,直接反击道:“柳擎宇同志,如果照你这样的说的话,省委曾书记和滕副书记刚才也说了一些反腐倡廉的话,按照你的逻辑,是不是说他们也在说谎话,并沒有把他们所表达的态度落实到实处呢。”

柳擎宇淡淡一笑:“于庆生同志,那只是你的理解,我并沒有这样说,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们常委会中,各位常委之中,绝对有人说人话不办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平时就知道搜刮地皮,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希望这样的同志能够真正的好好的认真的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我的话,是针对这样的人说的。”

柳擎宇说完之后,于庆生立刻狠狠一拍桌子:“柳擎宇,你不要在这里指桑骂槐了,我告诉你,我于庆生行得正,坐得端,不惧怕任何人的污蔑,不惧怕纪委部门的任何检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自己未必清正廉明到哪里去。”

柳擎宇的脸色也阴沉了下來:“于庆生同志,照你这样说的话你真的是一个好官了。”

于庆生挺直了腰杆说道:“当然,不然的话,我何以会入选全省十大乡镇干部,何以会入围全市十大镇委书记。”

柳擎宇冷笑道:“不好意思啊,这个我还真是不好说,毕竟,每个人的眼光是不同的,而辽源市那边的领导眼光也未必就不会产生偏差啊,哦,对了,于庆生同志,我想问问你,你认识不认识王瘸子这个人。”

“王瘸子。”听到这个名字,于庆生就感觉到自己的脑门嗡的一下子,直到此刻,他才突然意识到,柳擎宇可是突破了王瘸子的重重封锁之后才赶到市委的,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王瘸子的行动失败了,如果王瘸子失败了的话,那么王瘸子是否已经安全逃脱。

一时之间,种种疑问出现在于庆生的心头,他的脑门上立刻开始刷刷的往下冒汗。

这个时候,柳擎宇再次继续问道:“于庆生同志,你不认识王瘸子吗。”

于庆生咬着牙说道:“王瘸子是谁,这个名字怎么这么俗啊。”

柳擎宇一笑:“看來,于庆生同志你的记姓真的是非常不好啊,你嘴里口口声声说不认识王瘸子,但是王瘸子却说他认识你,还说你指使他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我这样说于庆生同志你想起什么來了吗。”

于庆生听到柳擎宇这样说,脑门上的汗珠更多了。

他脸色有些难看的望着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的话有些跑題了,我们今天是在省纪委滕副书记的主导下,讨论反腐倡廉的事情。”说道这里,于庆生看向滕建华说道:“滕书记,我看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

然而,让他沒有想到的是,滕建华听他说完之后,却摇摇头说道:“不着急不着急,我倒是真想听听柳擎宇同志接下來怎么说,看他的意思,你们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些误会啊,有些误会,还是当面解释清楚了比较好。”

于庆生脸色更加难看了。

孙玉龙看到于庆生的脸色难看,就知道于庆生肯定做错了什么事情,很有可能被柳擎宇拿住了把柄,他立刻说道:“滕书记,我看常委们之间有些小的矛盾是常有的事情,沒有必要非得认真起來,那样的话对于大家彼此之间的和睦也非常不利,我看这件事情就此掀过吧。”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孙玉龙一眼说道:“孙玉龙同志,我想问问你,如果你被几十个人拿着砍刀铁棍围殴想要置你于死地,甚至还动了枪,你认为你能够一笑了之吗,如果你真有这么大肚量的话,那我柳擎宇真的佩服死你了,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柳擎宇沒有那么大的肚量,今天,当着滕书记的面,我希望滕书记能够给我柳擎宇主持公道。”

说着,柳擎宇直接拿出王瘸子的手机播放了王瘸子和于庆生之间的对话,同时,把王瘸子在车上所写得诸多供词全部提交给了滕建华。

滕建华拿起王瘸子的供词仔细看完之后,目光看向于庆生说道:“于庆生同志,对于你和王瘸子之间的对话你怎么看,你认为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于庆生一下子就傻住了,因为他非常清楚,柳擎宇所播放的绝对是自己和王瘸子之间对话的原话。

不过于庆生也是个狠人,既然柳擎宇拿到了证据,他干脆來个死不认账,立刻大声说道:“于书记,柳擎宇这段对话绝对是伪造的,不足为信。”

滕建华冷冷的看了于庆生一眼,直接把供词丢在于庆生的面前怒声说道:“如果说那对话是假的,难道这些供词也是假的吗,你自己好好的看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