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连敲带打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20    作者:梦入洪荒

于庆生布局的同时,柳擎宇这边也进入了空气的白热化阶段。.

柳擎宇看到自己提到三位老总之后沒有人回答,脸色一沉:“好,既然你们三位老总不肯出面,那我就直接点名吧,镇委副书记刘晔、常务副镇长袁伟华、副镇长林天奇,三位老总难道你们还想隐忍多长时间呢。”

三人听完之后,脸色就是一变,他们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敢如此大动干戈,先是双规了周东华,现在竟然要把三人一起双规,难道他就不怕引起黑煤镇政局大乱吗。

镇委副书记刘晔脸色阴沉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我可一向是奉公守法之人啊,你说的什么老总,我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到这个时候了,刘晔只能硬抗了,就是不承认。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刘晔一眼,突然笑了起來:“呵呵,刘晔啊,你知道吗,古往今來,所有的贪官都有一个特别相似的举动,那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沒有错误,那我就简单的给你曝光一下吧,今年1月28号,你收到煤老板黄佳俊分红800万元,今年1月29号收到鑫达运输车队队长李來群贿赂58万元,今年2月6号收到煤老板穆天平贿赂90万元……”

柳擎宇沒有看任何资料,一口气爆出了刘晔18次受贿记录,时间地点说得清清楚楚,刘晔听完之后,脸色巨变,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受贿的细节何以柳擎宇知道的如此清楚呢,这个柳擎宇才到东江市多长时间啊,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呢。

说完之后,柳擎宇不屑的看了刘晔一眼,随即又看向另外两人说道:“袁伟华、林天奇,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需要不需要我把你们的问題也曝光一下啊。”

袁伟华一看这种势头,便知道完全沒有必要在抵抗了,苦笑着说道:“不用了,要怎么办,柳书记你看着办吧。”

柳擎宇大手一挥:“來人,把他们三个给我带走,直接双规。”

很快的,纪委工作人员再次走上前來,让三天在双规文件上签字并按上手印之后将三人带了出去。

这一下子,整个会议室内气氛再次紧张起來,谁都沒有想到,柳擎宇今天竟然如此强势,如此狠辣,这已经是4名镇委常委啊,难道柳擎宇就不怕双规的动作太狠了,在干部群众中产生恶劣影响吗。

然而,接下來柳擎宇的举动让所有人全都感觉到腿肚子转筋,浑身冷汗直冒,恐惧终身,从今天开始,经历过今天这种阵势的那些官员们哪怕是听到柳擎宇的名字都感觉到浑身发冷,凡是参与过今天双规阵势的那些官员自从今天开始,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沒有敢再贪污受贿一分钱,因为他们真正见识到了纪委一旦下定决心想要打击[***]的情况下,能量有多么可怕。

在接下來的1个多小时的时间中,柳擎宇一一点名,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只有柳擎宇点名、曝光的声音在众人的耳中回荡。

1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整个会议室内浩浩荡荡的三四十人,最终剩下的不足15人,其他20多人竟然全部被双规,这种阵势让剩下的那些15个人脸色惨白惨白的,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充满了深深的畏惧之色。

当最后两名被双规的人被带走之后,柳擎宇的目光从在场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些人吓得全都低下了头去。

柳擎宇沉声说道:“各位,请抬起头來。”

众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全都在第一时间把头抬了起來,只是众人的目光不敢和柳擎宇对视。

柳擎宇原本沉着的脸色突然笑了:“各位,不用再担心了,今天的纪委雷霆行动到处结束,各位今天算是安全着陆了。”

众人听完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的人脸上也露出了庆幸之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脸色一变,声音中再次充满了肃杀之气:“各位,虽然今天你们安全着陆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以后你们就是安全的,我希望在场的各位能够记住一点,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官员,只要你心存侥幸,想要在[***]、贪污、受贿、权钱交易这条楼上试一试水,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早晚你都会像今天一样,走上被双规的程序的。

各位,法律是公平的,关键在于执行法律的人是否能够保持一颗公平之心,能否真正的维护法律的尊严,或许今天出现的是我柳擎宇,那么明天,你敢说就不会出现一个马擎宇、苏擎宇,所以,在这里,我奉劝各位一句,我们当官的就应该时刻牢记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哪怕你不愿意做公仆,你只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干部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在座的各位,你们所有人的人这一次都会升官,因为你们是在黑煤镇这个黑漆漆的环境之中经过大浪淘沙之后剩下來的,你们目前都是真正的金子,希望你们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够牢记我今天所说的话,在一次又一次的大浪淘沙中继续成为金子。”

柳擎宇这番话说完,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虽然现场的人数少,但是,这掌声却一点不比刚开始会议室内满员时的掌声弱多少,在场所有人全都是发自内心的激动和感激。

他们之所以能够留下,就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和之前那些被双规的贪官污吏们同流合污,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中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沒有能够在仕途上春风得意,几乎每个人在黑煤镇都是以一种十分抑郁不得志的状态隐忍度曰的。

而柳擎宇最后这番恩威并济之语让众人看到了一名正直官员的前途,让众人看到了组织对自己的重视,让众人看到了仕途的光亮。

随后,柳擎宇并沒有急着走,而是留下來分别单独与每个人分别进行谈话,整个过程差不多花了40多分钟的时间,柳擎宇对每个人都有了一些了解,做完这一切之后,柳擎宇这才起身带着那些20多名被双规的黑煤镇官员一起离开。

柳擎宇走了,黑煤镇镇委镇政斧大院内却陷入了空前的低沉气氛之中。

能够留下來的人几乎大部分人全都脸色严峻,那么多人被双规、处分让众人看到了东江市市委、市纪委对于[***]的重视和处理的果决,虽然有些人沒有被处理,但是他们自己清楚,他们这些留下來的人中依然是存在着漏网之鱼的,虽然他们很庆幸,但是却不敢再掉以轻心,更是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能再往煤矿里面伸手了,否则一旦被抓住,就会被严肃处理的。

当然了,这些漏网之鱼之中依然不乏死硬份子。

柳擎宇前脚刚走,这些人后脚就把黑煤镇那么多人被双规的消息向于庆生进行了汇报。

当于庆生得知整个黑煤镇的镇委常委班子最终只剩下了3个人的时候,他彻底暴怒了。

当场直接狠狠一拍大腿:“柳擎宇,我艹*你*奶奶,你他*妈*的是不是脑袋被驴给踢了啊,竟然敢把我们黑煤镇那么多人全都给双规了,是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的。”

骂完之后,于庆生立刻对司机说道:“不回黑煤镇了,立刻赶回市委去。”

司机听完之后,立刻一个急刹车,随后调转车头,火急火燎的向东江市市委行去。

于庆生随即拿起手机拨打孙玉龙的电话,然而,电话里却传來了十分公式化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于庆生有些牢搔的骂道:“孙玉龙,你这孙子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不接电话啊。”

牢搔归牢搔,于庆生看手机打不通,立刻拨打其办公室的电话,结果却无人接听。

于庆生心中这个着急啊,但是无奈之下,只能催促司机尽快往市委赶,与此同时,于庆生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王瘸子,你那边怎么样了,搞定柳擎宇了沒有。”

电话那头传來王瘸子公鸭嗓一般的声音:“嘿嘿,于书记,您不要着急嘛,我这边已经得到准确的情报,柳擎宇距离我们伏击地点还有不到3公里的路程,不出20分钟,我这边就可以把柳擎宇给摆平了,于书记,你到底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于庆生双眼之中寒芒一闪:“最好让他以后再也无法出來祸害人了。”

正常情况之下,王瘸子自然是明白于庆生的意思的,但是今天,他却并沒有立刻表态,而是沉声说道:“于书记,你最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你应该知道的,你之前是告诉我们好好的收拾收拾柳擎宇的,之前我们谈妥的价格也是按照暴打柳擎宇一顿來收费的,如果你要死的柳擎宇,那么我们的收费是之前那个价格的二倍,沒有300万我们绝对不会干的。”

于庆生咬着牙说道:“死的,我要死的,搞死柳擎宇,钱我立刻打到你账户上去。”

于庆生万万沒有想到,在两个人通话的时候,王瘸子已经打开了智能手机的录音功能,将两人的谈话记录全都给录了下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