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疯狂围堵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19    作者:梦入洪荒

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当出头鸟,更不会傻到当着纪委书记的面承认自己入股煤矿生意。.

柳擎宇看众人不说话也沒有人举手,脸色难看了几分,冷冷的说道:“好啊,好啊,看來咱们黑煤镇的官员们还真是官清如水啊,居然连一个在煤矿入股的都沒有,那么我想在问一问大家,有沒有人在煤炭资源才能够审批到销售、运输环节曾经伸过黑手啊。”

这句话说完,黑煤镇的官员们更加沉默了。

开玩笑,这个时候,柳擎宇都已经用上黑手这个词语了,谁会主动承认呢,那不是等着被双规吗。

柳擎宇沉默了一会,目光从在座很多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这些人纷纷低下头去,不敢与柳擎宇的眼神进行对视。

柳擎宇突然狠狠一拍桌子:“好,好一个沉默无言,好一个沉默应对,既然沒有人主动承认,那么可就别怪我柳擎宇辣手无情,直接來个大起底了。”

随着柳擎宇一声令下,顿时,原本站在柳擎宇身边的众位纪委工作人员除了郑博方以外全都站起身來,从随身手包中拿出了一叠文件。

柳擎宇根本就沒有拿出任何文件,而是目光冷冷的看向黑煤镇镇长周东华说道:“在咱们黑煤镇,有一个人被称为煤圣,此人通过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等多种方式,入股了黑煤镇大大小小128个煤矿,每年分红总额超过8000万元,这名官员还首创了三票制管理手段,掌控着整个黑煤镇的煤矿进出生杀大权。

这所谓的三票制就是煤炭开工票、煤炭运销票、煤炭超限票,通过对审批、运输、销售这三个环节的控制,掌控着黑煤镇众多煤矿企业的命门,通过这个三票制度,黑煤镇每年产生黑色经济利益高达20多亿元,这与黑煤镇每年只有100万的财政收入形成了鲜明对比,然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三票制度虽然确立了,但是最终所有的收入却并沒有进入黑煤镇的任何部门单位,而是凭空消失了。”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目光落在周东华的脸上:“周东华同志,我想问问你,你可知道这位被成为黑煤镇煤圣之人到底是谁吗,这位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啊,我们纪委监察室的主任们早就想和这位天才见见面了。”

周东华听到柳擎宇这番话,顿时吓得脸色发白,汗珠滚滚,浑身都颤抖起來。

要知道,煤圣这个代号绝对不是一般能够知道的,而是自己在整个庞大利益集团中的一个代号而已,这个代号只有利益集团内部的人才知道,而且只有足够级别的人才能知道,一般人只知道煤圣,却并不知道煤圣到底是谁,而柳擎宇目光看向自己,难道他怀疑是自己吗。

周东华虽然浑身颤抖,但是脸上却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说道:“柳书记,有谁会起个煤圣的外号呢,这多不好听啊。”

周东华直接否认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两名纪委工作人员走到周东华的面前,直接把一份文件放在周东华的面前,其中一人说道:“周东华同志,由于你涉嫌利用职权之便,在黑煤镇审批、销售、运输等多个环节徇私舞弊,权钱交易,证据确凿,煤圣周东华,请你在双规文件上签字吧。”

话音落下,现场很多黑煤镇的常委们脸色全都变了,尤其是一些知道内幕之人,更是吓得腿肚子都转筋了。

然而,这个时候,周东华反而克服了之前那种十分恐惧的心理,冷冷的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们纪委凭什么说我是煤圣,凭什么说我贪污受贿,你们有证据吗,请拿出证据來,否则的话,我要直接向辽源市纪委举报你们东江市纪委胡乱抓人。”

柳擎宇冷声说道:“周东华,鑫达煤矿的老板周鑫达你应该不陌生吧,你在他的煤矿每年分红1800万元这件事情不会有假吧,他们鑫达煤矿集团的三票都是你亲自签字的这不假吧,周鑫达都已经完全招认了,你还想要再继续狡辩下去吗,还需要我在接着说下去吗。”

周东华也豁出去了:“柳擎宇,你胡说八道,你们纪委怎么可能拿到周鑫达的口供,你们根本连他的人都找不到。”

周东华可是知道的,于庆生早就做好部署了,那些煤老板早就藏起來了,柳擎宇他们纪委就算是想要找人都找不到。

柳擎宇却是嘿嘿一阵冷笑:“周东华,有一点你说的沒错,周鑫达的确已经潜藏起來了,不过可惜的是,他藏得不怎么好,人已经落在我们纪委的手中了,否则的话,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这些资料呢,周东华同志,请签字确认吧,你所需要的一切证据,等到了双规的地点,我们纪委会一一让你看到的,你的问題,可谓罄竹难书啊。”

柳擎宇说完,周东华一下子就瘫软在座椅上,当柳擎宇提到周鑫达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恐怕情况危险了,当柳擎宇说道后面,他就知道,自己彻底栽了。

不过这个时候,周东华心中还有一个怀疑,那就是东江市纪委为什么敢对自己下手呢,要知道,整个利益集团掌控着几百个亿的资产,一旦纪委部门对黑煤镇下手,那么这几百个亿的资产很有可能就直接留在国外,再也不回來了,以前的时候他们之所以敢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省里面忌惮着这一点,所以不敢对黑煤镇轻举妄动,柳擎宇这不是在逼着黑煤镇那庞大的利益集团发飙吗。

不过这个时候,在纪委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周东华却只能在双规文件上签下了字,按上了手印,直接被带了出去,不过他心中的疑问却并沒有问出來,因为他清楚,那笔巨款绝对是最终双方谈判的筹码,只要有那笔钱在,谁也不能把利益集团里面的重要人物怎么样,而且利益集团的背后也是有大靠山的。

到这个时候了,周东华反而彻底冷静了下來。

这时,柳擎宇的目光看向镇委副书记刘晔说道:“在黑煤镇,不仅只有煤圣,虽然煤圣创造了三票制度,但是具体的执行者却分别由三个人负责,这三个人分别负责煤炭开工票、煤炭运销票、煤炭超限票的发放和敛钱行动,而且这三个人就在咱们黑煤镇的镇委常委之中,分别被成为审总、路总喝超总,三位老总手握众多煤炭企业生杀大权,风过留痕,雁过拔毛,各位每年的收入也是几千万上下,三位,是你们自己站起身來还是我一一进行点名啊。”

柳擎宇说完,整个会议室内所有人全都是心中狠狠的收缩了一下,一开始的会议刚开始的时候,众人都以为柳擎宇这一次还是和上次一样,來一个高开低走,吓唬一下众人也就算了,虽然众人有些担心,却并不是真的害怕,毕竟,黑煤镇的问題已经不是三年五年了,这么多年來,一点事都沒有出过,他们不相信柳擎宇这个新纪委书记才到任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敢动黑煤镇的人,毕竟,柳擎宇现在在整个东江市也不过才有2张市委常委票,整个市委常委依然在孙玉龙的掌控之中,柳擎宇翻不出天去的。

然而,当众人看到镇长周东华直接被双规之后,众人心中就是一凛,此刻,听到柳擎宇再次提到三位老总,不仅在座的各位常委害怕了,就是那些各个部门的一二把手们也全都害怕了。

尤其是那三位老总,此刻他们虽然表面上看起來非常平静,但是实则内心波涛汹涌,大腿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他们在内心拼命的祈祷着,孙玉龙书记、于庆生书记,你们赶快过來救救我们吧。

此时此刻,孙玉龙相救都无法救。

因为此时此刻,东江市市政斧也正在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而在这次市委常委会议上,省纪委副书记滕建华出现在会议现场,随着他一起出现的还有省纪委的12名工作人员。

与此同时,辽源市市委常委会也正在举行,省委书记曾鸿涛、省纪委书记韩儒超亲临了常委会现场。

此时此刻,唯一正在拼命往黑煤镇赶的是黑煤镇镇委书记于庆生,他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催促着书记说道:“快点,再快点,我总是感觉柳擎宇这次來者不善,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黑煤镇去。”

就在这个时候,于庆生收到了第一条短信:“于书记,周东华被市纪委的人带上了汽车,柳擎宇依然留在会议上内,看起來好像要大动干戈了。”

看到这条短信,于庆生更着急了,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立刻再次催促道:“快,加速加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黑煤镇这次真的要出大事了,奶奶的,柳擎宇,你给我等着,这次我非得把你往死里整,想动我的黑煤镇,得先问问我于庆生同意不同意,这次我要让你小子有來无回。”

随后,于庆生立刻打出了好几个电话,满脸凶狠的布局起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