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铁腕手段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19    作者:梦入洪荒

就在于庆生皱起眉头沉思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再次响了起來。

电话是黑煤镇办公室主任张十天打來的:“于书记,大事不好了,柳擎宇和郑博方带着巡视小组的人在上班时间过了10分钟之后突然來到镇委镇政斧大院,并且还带着十多名警察随行,目前警方已经封锁了我们整个镇委镇政斧大院,只准进不准出,我估计要出大事了,您赶快回來吧,我是抽时间出來给您打电话的,我得赶快回去了。”

说完,张十天便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于庆生猛的把电话狠狠往床上一摔:“我*艹,柳擎宇,我他妈*的中了你的金蝉脱壳之计了,你小子肯定是趁着那几个前去拜访你的时候,混在那些人之中溜出去了,柳擎宇,你这个王*八羔子,实在是太歼诈了。”

骂完之后,于庆生立刻起身穿衣服,这时,一条白白粉嫩的玉臂从锦缎之中伸了出來,搂住了于庆生的胳膊娇嗔道:“老公,这么一大早你生啥气啊,來,让我们姐妹两个在好好的伺候伺候你。”

于庆生看到锦缎之下露出的那两个白白胖胖的大馒头,心动不已,狠狠的抓了几把却充满遗憾的说道:“小妖精,今天可不行了,我得赶快走了,黑煤镇那边有人要跟我使坏,我得赶快回去坐镇。”

穿好衣服,在两个美女深情的目光中,于庆生依依不舍的与两人挥手告别,急匆匆的上车赶往黑煤镇。

此刻的黑煤镇镇委镇政斧大院内空气却显得空前的紧张,因为市纪委书记柳擎宇、市纪委常务副书记郑博方以及三大监察室主任和多名纪委工作人员竟然全部出现在现场,这规格之高,在黑煤镇的历史上绝无仅有,真正让黑煤镇的工作人员感觉到恐惧的却是在镇委镇政斧门口负责守护的那些警察们,这些人几乎全都荷枪实弹,脸色严峻,对于每一个进入镇委镇政斧大院的人都会仔细核查身份,似乎有大事要发生了。

这时,柳擎宇让张十天和黑煤镇镇长周东华、镇委副书记刘晔、新任常务副镇长袁伟华等镇委常委们人全都喊到了大会议室内,随后,柳擎宇再次对张十天说道:“张十天同志,你立刻电话同志镇委办副主任,让他通知其他所有镇委镇政斧各个部门以及下面派出所、财政所等单位的正副手们,让他们在20分钟之内赶到,过时不候,迟到或者不來者后果自负。”

张十天听到柳擎宇的吩咐之后便意识到情况已经严重超出了自己的预估了,但是在柳擎宇和其他纪委领导的注视之下,他还真不敢作弊,只能拨通了镇委办副主任吕攀峰的电话:“老吕啊,你立刻吩咐下面的人通知咱们镇委、镇政斧各个部门和下属单位的一二把手们,在20分钟之内赶到,否则的话后果很严重,办完这件事情之后你立刻到大会议室來。”

等张十天挂断电话之后,却发现柳擎宇已经坐在主持席上闭目养神起來,而其他纪委领导们也全都神态各异,但是却全都集体表现出了沉默的态度。

整个会议室内气氛显得异常紧张。

黑煤镇各位常委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谁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玩了这么一手,大早晨的突袭黑煤镇,在座的各位常委可不是傻瓜,他们从柳擎宇赶到镇委镇政斧大院的时间便可以推断出柳擎宇至少早晨6点钟便要从东江市开始出发了,如果再算上他们这么多人集合的时间,至少还要在提前一个小时,那么疑问就出來了,柳擎宇带着这么多人甚至还带着警察如此兴师动众的到黑煤镇來到底所为何事呢,总不会和上次一样只是随便看看吧。

越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黑煤镇的各位镇委常委们脸色越是难看。

20分钟之后,黑煤镇各个部门和下属单位的一二把手们也纷纷赶到。

柳擎宇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直接站起身來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龙翔,把会议室房门关上吧,后续迟到的由你在外面接待,如果给不出迟到的原因,一律记录下來,等待处理。”

柳擎宇说完这番话,现场众人再次变色,由于市委常委、镇委书记于庆生不在黑煤镇,所以整个黑煤镇沒有任何人敢于和柳擎宇顶撞,毕竟,这级别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再加上柳擎宇纪委书记的身份,所以,这个时候,在座众人将劣根姓中的从众心理和自私心理展现得淋漓尽致,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去当那个出头鸟。

等龙翔带着一个笔记本关上房门出去之后,柳擎宇坐直了身体,目光扫了一下大会议室内的众人。

此刻,整个大会议室内椭圆形的会议桌两侧坐着的是黑煤镇的镇委常委们,在他们身后则站在浩浩荡荡三十多人,全都是赶过來的來个各个部门和下属单位的一二把手们,此刻,众人全都在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

柳擎宇目光一扫,众人全都沉默了下來。

这时,柳擎宇沉声说道:“好了,于庆生同志既然去了东江市沒有回來,那我们也就不等了,下面我们正式开会。”

说道这里,柳擎宇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看到柳擎宇的脸色,在场众人的心情更加低沉了,尤其是张十天,他有一种预感,今天黑煤镇恐怕要出大事了,不过他还是在心中祈祷着,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情,同时祈祷着于庆生早点回來以便于对付柳擎宇,稳住阵脚。

柳擎宇的目光再次从黑煤镇镇委常委们脸上一一扫过,随即猛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各位,今天你们在座的和站着的都是黑煤镇的主要领导层了,就是你们这些人,掌控着整个黑煤镇的大局和走势,然而,我想问一问在座的各位,最近几年來,黑煤镇的税收增长率是多少,你们有人知道吗。”

沉默。

沒有人说话。

柳擎宇的目光直接落在镇长周东华的脸上:“周东华同志,你是黑煤镇的镇长,该不会连这个数据你都不知道吧。”

周东华心中自然清楚,只是不愿意回答罢了,他想要拖一拖,等到于庆生回來就好办了,不过柳擎宇直接点名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柳书记,我们黑煤镇的税收增长率是1%。”

柳擎宇沉着脸说道:“你确定就是这个数据吗。”

周东华点点头:“我确定。”

柳擎宇沉着脸说道:“1%啊,各位黑煤镇的同志们,你们东江市的税收增长率竟然只有百分之一,但是你们黑煤镇的财政支出却在连年增长,每年向市财政申请的财政资金都在逐年递增,综合起來,你们黑煤镇基本上都处于收支严重失衡的阶段,每年市财政要向你们黑煤镇补贴大量的资金。

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你们黑煤镇是我们东江市的产煤大镇,每年从你们这里运输出去的煤炭资源价值几十亿甚至数百亿,那么我就有一个疑问,一个产值如此巨大的地方,为什么财政收入居然连区区100万都不到呢,周东华同志,你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吗。”

周东华的脑门上一下子就冒汗了。

不过他早有准备,柳擎宇说完之后,他立刻说道:“柳书记,形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复杂,第一个就是这些煤矿大部分都是在上一次煤炭市场疲软的时候,当时的镇政斧为了解决黑煤镇老百姓的吃饭问題,通过招标的形势将很多煤矿拍卖出去,当时为了拍卖这些煤矿,镇政斧许诺煤矿主可以20年之内免税,只是谁也沒有想到煤矿拍卖后不久市场回暖,但是身为政斧部门,不能说话不算数,所以也只能按照合同办事,所以我们黑煤镇财政收入一直上不來。”

柳擎宇冷笑一笑:“周东华同志,你这样解释虽然听起來很有道理,但是实际上,却是漏洞百出,那么我想问问你,除了那些拍卖出去的煤矿意外,黑煤镇还是有很多其他私营煤矿的,这些煤矿的规模并不比那些拍卖的煤矿数量少,为什么这些煤矿沒有上缴税收呢。”

周东华立刻满脸苦笑着说道:“柳书记,您真是误会我了,您可能不知道,我们黑煤镇虽然有很多私营煤矿,但是其中很多都是私挖滥采,根本就沒有做过税务登记,我们黑煤镇的税务部门也曾经做过很多工作,但是成效甚微,因为我们根本很难确定那些私营小煤矿到底是谁的,而且这些人十分狡诈,他们喜欢打游击战,根本很难控制。”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突然问道:“各位在座的同志们,我想问问大家,哪位在黑煤镇的这些煤矿中拥有股份,有股份的请举手。”

柳擎宇问完,整个会议室内鸦雀无声,一个举手的人都沒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