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金蝉脱壳

所属目录:权力巅峰    发布时间:2014-04-18    作者:梦入洪荒

孙玉龙此刻脸色显得异常阴沉,一直沉默不语。.

此刻,他的脑子有些乱,心情十分复杂。

虽然严卫东已经被双规了,他获得消息沒有以前那么快了,但是在市纪委那边眼线还是有的,所以他很快就知道了柳擎宇在常委会上的布置,所以,这些天來,他的神经一直高度紧张,同时在密切关注着各个巡视小组的动向,尤其是柳擎宇的动向以及前往黑煤镇这边巡视小组的动向。

然而,让他沒有想到的是,其他巡视小组都已经动作频频了,但是负责黑煤镇的巡视小组竟然一直按兵不动,整天窝在各自的办公室内,看起來十分清闲,而柳擎宇也一直按兵不动,这让他感觉到十分不解。

孙玉龙曾经设想过各自可能姓,但是到目前为止,却一直无法证实他的设想。

听到于庆生的问題之后,孙玉龙沉默良久之后,这才说道:“老于啊,我估计着柳擎宇现在很有可能在和我们玩心理战,在玩弄阴谋,我估计他肯定想得是抽冷子搞突然袭击,所以你们黑煤镇那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打起万分小心,尤其是煤矿方面,该低调的低调,该隐藏的隐藏,那些所有可能的证据,该销毁的销毁。”

孙玉龙说完,于庆生点点头:“嗯,孙书记说的是啊,柳擎宇这小子总是喜欢玩弄声东击西的那套把戏,我们必须时刻提防,您放心吧,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多批次的人马时刻盯着市纪委这边的动向,柳擎宇他们有风吹草动绝对无法瞒过我们的眼线。”

孙玉龙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对于庆生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自从于庆生掌控黑煤镇以后,他们在黑煤镇的利益一直都是稳步增长的。

随后,于庆生和孙玉龙等人又仔细商量了一段时间之后,这才离开。

不过当于庆生上了汽车,新任办公室主任张十天问他去哪里的时候,于庆生直接说道:“去龙腾小区。”

司机和张十天当时就是一愣,因为张十天是一个对政治比较敏感的人,眼前东江市纪委正在展开声势浩大的巡视行动,多个乡镇已经举起了反腐的大刀,多名[***]分子已经被双规了,而现在黑煤镇的气氛更是十分诡异,这个时候于庆生竟然不亲自坐镇,难道他就不担心吗。

张十天是一个敢于直言犯谏之人,这也是他在前任办公室主任垮台之后从副主任中脱颖而出的根本原因,因为他的很多建议虽然听起來比较难听,但是确实让于庆生受益匪浅。

于庆生是一个比较善于用人之人,所以毫不犹豫的把张十天提升到了镇委办主任这个位置上,并且成了镇委常委。

对于张十天为什么要去龙腾小区他也是知道的,因为龙腾小区那里于庆生有一套别墅,别墅里养着两名双胞胎姐妹花,这两人全都是20岁左右的年纪,长得十分艳丽,身材也十分火爆,几乎每次到东江市來,于庆生都会去龙腾小区找这对姐妹花好好的风*流一把,不过现在时机不太对啊。

略微沉吟了一下,张十天说道:“于书记,您先现在咱们黑煤镇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柳擎宇和郑博方的巡视小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咱们黑煤镇了,要不咱们先回去,等有时间了再去龙腾小区。”

于庆生使劲的摆摆手说道:“老张啊,我知道你的想法,也知道你的心意,不过呢,你放心吧,黑煤镇出不了事情,那边的一切我都已经部署妥当了,那几个大的煤老板全都已经潜藏到东江市來了,即便是柳擎宇连夜偷袭黑煤镇也不会有任何收获的,至于咱们镇里的那些官员们就更不用担心了,柳擎宇要想抓住他们的把柄,沒有煤老板的配合,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且我已经安排好了人时刻监视柳擎宇和郑博方两个人的动向,他们稍有风吹草动我就知道了,随时都可以赶回黑煤镇去。”

张十天说道:“于书记,我怀疑柳擎宇是不是在玩民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啊,万一他要是这样玩的话,恐怕形势对我们不利。”

于庆生笑着说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嗯,不排除这种可能姓,不过东江市纪委就那么几块料,如果他们这些人帮忙,柳擎宇啥事都办不了,而且我早已经在市纪委内部安排好了内线,柳擎宇他们只要稍微有动静,内线也会通知我的,你放心吧,柳擎宇虽然厉害,也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抡起玩三十六计,他还差得远呢。”

听到于庆生这样说,张十天也就不再说话了,他只能暗叹一声,自己想办法回去再弥补弥补一下漏洞了,在张十天看來,于庆生这个领导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却善于用人,为人也足智多谋,颇有章法,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时候太自以为是了。

无奈之下,张十天只能吩咐司机先将于庆生送到了龙腾小区,随后立刻火急火燎的往回赶。

于庆生进入别墅之后,两位美女双胞胎立刻走了过來,美美的服侍起來,于庆生爽翻了天。

傍晚十分,柳擎宇和郑博方全都准时下班,返回各自的住处。

这天晚上,柳擎宇和郑博方的住处各自迎來了几名客人,这些客人在两个人家中各自逗留了足足有1个多小时,这才纷纷告辞,柳擎宇和郑博方都只是送到了家门口便离开了,随后,两个人几乎采取了同样的动作,那就是在靠近窗户处坐在书桌前看书、批阅文件。

与此同时,在两个人的窗外,两组盯梢人员一直密切关注着柳擎宇和郑博方的动向,一直到晚上将近0点的时候,柳擎宇和郑博方才熄灯睡下,把这两组盯梢的人熬得不轻,好在他们是三个人一组,这样可以确保总是有一个人可以休息,两个人盯梢,从而减少误差。

直到柳擎宇和郑博方的房间内熄灯了,这两个盯梢小组的人才稍微放松下來,按照原定计划,改为一人值班两人休息,三人每个值班2个小时。

然而,就在他们盯梢的同时,在茫茫夜幕之下,东京市城郊前往黑煤镇的省道路边一个停车场内,5辆普通的家用轿车已经聚齐了,此刻,正是凌晨1点整。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加长型长城越野车驶入停车场内,从五辆汽车面前缓缓驶过,同时开启了示宽灯和双闪灯,5秒后熄灭,随后五辆汽车跟随前面这两长城加长型汽车鱼贯驶出,趁着茫茫夜色,浩浩荡荡向黑煤镇方向进发。

与此同时,另外一组队伍也在另外一辆加长型长城汽车的带领下从凌晨1点开始,连续转了6个地方,长城汽车的每一次停车,身后车队之内都会有一辆汽车里下來4个人趁着夜色进入一个个小区内的居民房间内带走一到两个人。

凌晨3点左右。

第一路人马已经缓缓驶入东江市,其中2两普通轿车跟着领路的长城汽车继续出发,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在第五辆长城哈弗汽车内,柳擎宇就坐在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电话是柳门四杰之一的陆钊打过來的,柳擎宇看到电话,立刻接通了。

“老大,辽源市这边行动结束,一切进展顺利。”陆钊十分干脆的说道。

柳擎宇点点头:“好,陆钊,干得不错。”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得意的笑了起來。

随后,柳擎宇让司机把汽车停在距离黑煤镇镇政斧不远处的一处路边,随后拿起手机拨通了跟在后面那辆汽车上的郑博方的电话:“老郑啊,先眯会吧,天亮了还有重大行动呢。”

郑博方笑着说道:“好的,明天还有一场硬仗啊。”

此时此刻,窗外夜色深沉,已经入冬了,白云省的天气已经比较寒冷了。

不过为了防止汽车引起别人的注意,柳擎宇和其他三辆汽车全都关闭了发动机、空调,就那样在寒冷的夜里默默的靠在座椅上呼呼睡去。

这三辆车上坐着的全都是东江市纪委的工作人员,包括柳擎宇、郑博方和监察室的6名工作人员。

这天晚上,他们为了能够玩一招金蝉脱壳、为了能够在不惊动任何势力的情况下赶到黑煤镇,耗费了很多心神,并且成功的赶到了黑煤镇,并且中途还完成了很多策划好的事情。

此时此刻,他们真的是太累了。

第二天早晨8点多,太阳都升的老高了,于庆生才从两具活色生香的胴体中间爬了起來,这时,电话响了起來:“报告于书记,柳擎宇和郑博方昨天晚上沒有任何异常举动,不过现在还沒有去上班。”

于庆生迷迷糊糊中听到这个情况汇报,立刻惊醒,问道:“你确定昨天晚上他们沒有任何异动。”

“我确定。”电话那头汇报道。

于庆生皱起眉头:“你是说柳擎宇和郑博方都沒有去上班。”

“是的。”电话那头汇报道。

于庆生心中立刻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下一篇:
上一篇: